网站首页 >> 灵异

重生异界之领主威武 第一百零四章 以命换命(三)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重生异界之领主威武 第一百零四章 以命换命(三)

古尔丹走进了房间之后,径直来到华飞扬的面前,仔细端详了华飞扬一番,然后将枯槁的大手覆盖到了华飞扬的头上,顺着向下,依次经过了脖颈、胸腔、腹部、要害、双腿。

最后古尔丹深深的呼了一口浊气、然后擦了擦额头的汗,别看短短的这么一点时间,消耗也是很大的。“还行,比当年我王的情况好得多,最少米达扬和强森两个人的生命力是够用了!”

“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斯蒂文追着问了一句。

“准备一口大鼎,烧满水!弄好以后叫我!”古尔丹交代了几句,然后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强森的身边。用手摸到了强森的头上,不久之后,强森的伤口开始愈合,肌体开始自愈。

“祭祀大人,对不起,辜负了您的厚望!”治疗完毕之后,强森低下了头说。

“孩子,我刚才就说了不怪你们,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输了也只是历史的宿命,不过你看,老天也是眷顾我们的,又重新给了我们希望,不是吗?一切都是天意。”古尔丹看着强森说。

“祭祀大人,您是兽人最睿智的人,您能看透未来,我想知道,大家的未来在哪里?”强森抬起头来问。

“我看到的未来只是在这里,所以我把你们带到了这里,接下来的是混沌一片,未来在哪?我也不知道!”古尔丹摇了摇头,喃喃的说。“而你们的未来也是混沌一片!”

“我们?我们不是死了吗?”米达扬惊诧的对着古尔丹说。

古尔丹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阁下,大鼎已经准备好,水也就绪!”不多时,华天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着古尔丹说。

“你们俩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古尔丹沉默了一下说。“这次需要你们的生命来为兽人灌溉出一片生存的空间!再问你们一次,你两可愿意?”

“我们愿意!”两名兽人齐声怒吼。

“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儿郎。如果你们死了,我发誓,你们的名字终要刻在兽人皇宫的图腾柱上!”古尔丹说。

“谢谢祭祀大人!”米达扬和强森,单膝跪地,右手抚胸。把名字刻在兽人皇宫的图腾柱上,那是一个兽人的最高荣誉。

“如果你们不死,那么你们的未来就跟兽人一刀两断、没有关系,追随你们的新主人去吧!”古尔丹说。

“祭祀大人?”米达扬抬起头来惊讶的问。

“到时候,你们会跟华飞扬签订主仆契约,如果不死,你们就是他的人了。当然,历史上做过这样的医疗超过了十次,还没有兽人能够存活下来!”古尔丹淡淡的说。

“好的,大人!”米达扬和强森回答。

“哈哈,哈哈!”突然古尔丹放声大笑,然后转身,“斯蒂文,把你们的少爷抬到大厅里面,你们可以留四个人,剩下的都给我出去!”

围着大鼎转了半天的古尔丹,终于有了新的动作。留在大厅里面的斯蒂文、凯末尔、黛尔和华安四人差点都被转睡着了。

古尔丹的一只手竟然放在了已经被烧的微微发红的大鼎上面。在人们意料当中的滋啦一声和烤肉的香气并没有发生。

随着古尔丹在一旁念叨叨的,一个六角星芒在水中一闪而过。古尔丹把手从鼎上拿了下来,然后就一声怪叫,甩来甩去、吹来出去,看的众人一头黑线。古尔丹的高人形象顿时从云端跌入了谷底。

黛尔见状连忙端过来一盆水,古尔丹把手放进去的时候,发出了一种烧红的金属放到冷水里面嗤的一声。手冷下来之后,古尔丹才长舒了一口气,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再看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绿色,绿油油的火苗中,似乎还有许多的毒蛇猛兽在呐喊,想要挣脱火焰的束缚,不过最终被火焰拽了回来。

鼎里面的清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绿色,在绿色的火焰的加热之下,咕咚咕咚的冒着一个个绿色的大泡。

大厅里面空气的味道也变得不怎么好闻。硫磺的、腐坏的等好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

“还是这丫头有眼色,你们这帮子都是死人啊!”古尔丹缓过来之后大吼了一声。吼得斯蒂文眼角一跳,包括米达扬和强森的剩下几人吓的一颤。

也没管其他人的心情,古尔丹让黛尔离得远一点之后

,然后自己开始跳了起来,那是一种很古怪的节奏,就好像在往下甩东西一样。

跳了约莫二十下左右,还真的掉出来一样东西。大家定睛一瞧,竟然是一条手臂长的蜈蚣。窝草,大厅里面人族、兽人,所有的人的表情都跟吃了死苍蝇一样震撼,心底涌现出来的是一个大写的服字。要不,你在身上养一只这么大的蜈蚣试试。

紧接着,什么拳头大的蜘蛛、巴掌大的蝎子等等,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虫子一大堆。每一个都是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货色。

“愣着干什么?快点帮我捡起来,仍进鼎里面!”古尔丹一边手舞足蹈的抓着虫子,一边对旁边呆如木鸡的几人喊。

窝草,这活,不是人干的,几人开始战战兢兢的找一些看起来颜色不是那么鲜艳,战斗力不是那么危险的虫子抓了起来,然后扔进了鼎里面。

正当华安瞄着一个类似于屎壳郎之类的东西,要抓的时候。“那个不能用手碰!”古尔丹的声音晚了那么半秒钟响起。

华安先是开始笑、然后开始哭,后来笑着哭、哭着笑,反正搞不清楚是啥表情了。

“这是来自北海的情绪兽,珍贵的很。不过搞错了,跟这次治疗无关!”说完古尔丹把情绪兽捡了起来,然后重新揣到了怀中。“那个胖子没事,哭笑个半个时辰就好了,对了也别让他出去了,省的出去吓人,还有这么大的大厅有点动静挺好!”

有了这件不靠谱的事件之后,大家再抓虫子的时候,都视线先看一下在一旁又哭又笑的华安,然后才敢以视死如归的勇气捡起来,扔到鼎里。

“对了,怎么能少了它!”古尔丹一拍脑袋,从怀里面拿出一个盒子,一个画满了兽人族鬼画符的盒子。

大家都抻着脖子看到,古尔丹念了两句,打开盒子之后,一只约一根筷子长、瘦瘦瘪瘪虫子躺在里面,动也不动,感觉死的彻彻底底的。

古尔丹把这个干瘪的只剩下一张皮的虫子拿了出来,然后也扔进了大鼎当中。随后打开了之前带来的包裹,从里面挑挑拣拣了一些草药,如同大杂烩一般的都扔了进去。

也不知道古尔丹在鼎里面干了什么,竟然所有的毒虫都是活的,而且精神无比旺盛,一只只的东爬西爬的。这让黛尔天生害怕的虫子的女孩子,一时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古尔丹围着这大鼎继续开始了又跑、又唱,不时的指指点点。六芒星在大鼎里面一次又一次的升起,现在倒是真的有这么一点救人的样子了。只不过锅里面的东西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论是喝进去,还是吃东西,这个看起来都挺难以下咽的。

就在华安停止哭笑的一瞬,“好了,时辰到了!”古尔丹说。这让大家产生一种不自觉的毛毛感觉,华安中招不是故意的吧?

就在大家还在上下打量华安,寻思华安跟着时辰的关系的时候,“你们,快点把他的衣服脱了,脱光光的!”古尔丹发出了新的指令。

华安是靠不成了,斯蒂文和凯末尔两人只得自己亲自动手。不过两位大爷都是作威作福惯了的,哪给男人脱过衣服,弄了一会都没搞定。是不是故意的很难说。

“我说,你们两个退下,脱个衣服都不会!那个女娃上!”古尔丹一指黛尔说。

黛尔下意识的一回头,大厅里面就只有自己一个女孩“让我去脱他的衣服,我……”

“快点,这个药的窗口时间很短!让你去就去!他们两人还有别的事情!”古尔丹看指挥不动黛尔,有点发怒了。

黛尔一看古尔丹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赶紧跑上前去,看到已经被扒的半果的华飞扬,绝美的脸蛋顿时都红了。

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嫩白的小手上下翻动着,在凯末尔的协助下,一会把华飞扬脱光光。而站在一旁的斯蒂文和古尔丹对视了一眼,发出了男人都懂的微笑。

“你们两个,把他丢到鼎里面去!腹肌还不错,就是那活小了点!”看到华飞扬变成了白皮猪之后,古尔丹来了句。

“大鼎炖活人?”所有人脑袋里面都冒出来这么个词。原以为鼎里炖的只是吃的,或者喝的药材,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这场治疗的底线。

不管则么说,这可都是烧开的热水,一般人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而华飞扬这个脸自主意识都没有的人进去能啥样?这个老头到底能不能靠得住。

驻马店癫痫病医院
葫芦岛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绥化白癜风好的医院
驻马店癫痫病医院费用
葫芦岛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