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解密越王勾践为何一再提倡要多生多育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提起“卧薪尝胆”,人们自然会想到勾践。

这是一个“非屌丝”励志故事。为此,蒲松龄先生曾撰联自勉——“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寥寥数语,道出了越王勾践艰苦卓绝的复兴之路和心理历程。当然,其中上联是写给项羽的。与此文无关,不浪费笔墨。

而提起吴王夫差,自然也会想到“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好多人都认为,导致吴国灭亡的原因就是夫差中了越国的“美人计”。换句话说,是越国进献的美女西施迷惑了夫差。致使夫差沉湎酒色,不理政事,才让吴国快速走向衰落。

其实,这些都是片面的。或者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不可否认,西施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这种作用,可大可小,可有可无,可强可弱。某种程度上讲,西施只是半推半就的配合而已。吴国走向灭亡的真正原因,不会单单一个美女那么简单。况且,吴王后宫也绝非西施一个美女。

当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为保全性命,东山再起,越王勾践主动请求入吴为质,伺候夫差,以此表明甘于臣下的心迹。而夫差,在多种因素的促成下,也就默许乃至同意了。

勾践的确够“贱”,堂堂一国之君,却甘心“身为奴,妻为婢”,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屈辱。即便如此,勾践倒还能笑得出来。只是到了夜间,才躲进黑暗的屋子里跟自己“较劲”。没有强大的内心,谁能做得出来?更令人惊诧不已的是,为早日回归,勾践竟不惜为夫差品尝粪便来获取同情。于是夫差被感动了,就像蒲松龄先生讲的,“苦心人,天不负”,勾践终于被释放回国。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放虎归山的勾践时刻想着如何复仇。最终,采纳了文种的建议,一步步将夫差送上了不归路。文种的建议很绝,不动声色,潜移默化。一是捐货币以悦其(吴国)君臣。这有点像现在的花钱买平安,靠不断行贿吴国君臣,来取得吴国的信任;二是贵米粟以虚其积聚。就是把粮价抬高,引其抛售,从而扰乱吴国经济;三是遗美女以惑其心。这个不难理解,就是美人计,西施已经“很给力”了。而勾践,又留给吴王很多美女,让他沉醉宫中,不理政事。四是遗之巧工良才使做宫室罄其财。这招更厉害,留下能工巧匠,让夫差大兴土木,以达到掏空国库之目的。五是遗之谋臣以乱其谋。渗入间谍,从中捣乱,让夫差的方略得不到有效实施;六是离间其谏臣以弱其辅。其结果就是,相国伍子胥被杀,朝中再也没有了敢谏之臣。

上述“六招”已经够毒了,但只是对吴国的“釜底抽薪”,要想打败吴国,自己强大才是最根本的。于是第七招,勾践用在了自己身上——积财练兵以承其辅。那就是招兵买马,养精蓄锐,待观其变。劳动创造财富,没有人是不行的。为此,勾践针对越国战败、人口减少的客观实际,大力提倡“多生多育”。

政策出台了,关键还要有与之对应的保障机制和激励手段,于是一系列优惠措施相继颁布:一是妇女怀孕临产时,要及时报告官府,由官府派医生去看护;二是生了男孩奖励两壶酒和一条狗,生了女孩奖励两壶酒和一只小猪;三是如果生了“三胞胎”,就由官府出钱请乳母,生了“双胞胎”则由官府补贴粮食。当然,光鼓励“多生多育”还不行,还要对生者提供必要的优惠和保障,对此越国明确规定:凡死了嫡子的人家,免除三年劳役;死了庶子的免除三个月劳役。

有了这些优惠政策,越国人民自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人口得以快速繁衍。而经过对吴国多年的强力“渗透”,这个昔日的霸主已经虚弱得不堪一击。时机成熟,越国出兵征讨,一战就让夫差做了俘虏。到了此时,勾践已经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阶下囚”了,冷冷望着夫差,仗剑昂首道:“世上无万年之君,你总难逃一死。嘿!还要我亲自动手不成?”到了此时,夫差是万般无奈,肠子都悔青了。望着勾践冷冷的面孔,一代雄主只好自杀!

“人多力量大。”——毛主席说的!

免责声

孙权弃用名臣周谷之误不同的人才牌该如何打

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如果没有短命的宣帝宇文赟,兴许北周的际遇就不会是个短命的王朝。可偏偏宇文赟这个顽主,却在北周帝国蓄势勃起之时,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关于宇文赟的记载,史料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差评。宇文赟立为太子时,大概是十三岁。这个年纪,大概相当于现代的初中生,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年龄阶段,也是个人人生观、世界观养成的关键节点。引导的好,可以称为人才,引导不好,或许就成了混世魔王。宇文赟的父亲周武帝,前篇已经提及,是个雄主,自然也不希望虎父出犬子,因此对他十分严厉。但又由于军务繁忙,自己也不太有时间引导,于是就命令一些监官,每天记录太子的言行,一段时间汇总汇报。如果其间有记载太子顽劣之事,对不起啦,脱下裤子棍棒伺候,而且,不是现代父母亲打孩子,做做样子那种,是往死里打。

可这样有效果吗?史料记载:宇文赟“矫情修饰”、“已多罪失”,表面唯唯诺诺,背地里坏事没少干。应该说,周武帝是个雄主,从教育学的观点来说,他谈不上一个好父亲。这个年纪宜疏不宜堵,一味的棍棒教育,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如果适当时候找来谈谈心,效果兴许更好。而周武帝呢,可没有这个耐性,不仅不谈心,还放出了恐吓:“你这熊孩子给老子听好了,历代被废掉的太子有很多,我不希望你成为下一个!”如是,父子缺乏有效沟通,感情自然谈不上融洽。

恶果终于在周武帝的葬礼上表现出来了。原来,周武帝肩负着家国情怀,沉甸甸的,终究扛不住,倒下了,径直去了地府签到。而宇文赟呢,大概没守两天的孝,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皇帝的新衣。朝臣见了,自然出来反对啦,说,陛下啦,先皇尸骨未寒,这样影响恐怕不太好吧

李白真的很清高为当官曾两次当上门女婿

(按照古代行为规范,人子守孝大概要一个月)。宇文赟呢,哈哈一下,这个爹地啦,死的太晚了。瞧瞧,没心没肺至此!但还没完。

宇文赟接下来要接管的,不仅是老爹留下的不动产,还有一些可动产,也悉数接纳。比如说,女人。史料这样记载,“通乱先帝宫人”。要知道,封建时代伦理是异常严格,即便现代,把一众小妈拉上床,恐怕也是会让人“人肉搜索”的。可宇文赟呢,可不管这些,周武帝严管那几年,可是把自己憋坏了,此时不放纵一下,更待何时?

尝到了当皇帝的甜头,宇文赟的作风,愈来愈肆无忌惮了。他在政府公众平台上下了一个选秀令,但凡适龄少女,个人信息需到有关部门备案,方便采选(“采择天下子女,以充后宫”)。恐怕有人要跳出来了,这没什么啊,历代帝王行此法者多矣。别急,更离谱的,还在后头,宇文赟某日心血来潮,竟在“广袤”的后宫里,挑出

北宋名妓李师师在靖康之变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0

了五朵金花,悉数立为皇后。

值得一提的是,古代皇室传承的也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即小老婆可以很多,但执掌后宫的大老婆只能有一个。这下好了,后宫里同时有五位皇后,可热闹啦,大家等级一样高,谁管谁,还真是个问题。不过,热闹嘛,宇文赟最喜欢这个。为了凑热闹,宇文赟还把社会上一些娱乐明星整合起来,在宫中搞了一个班子,号称“鱼龙百戏”。这个班子的主要职能就一个字,玩。怎么痛快怎么玩!诸如舞龙啦,侏儒小品啦,相声啦,全搬上舞台,不仅如此,还会搞些大型实景舞台剧,比如山车攻战,巨象游巡,杀马剥驴等。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自己高兴没意思,境界要高级点嘛,大家都高兴,多好。这叫与民同乐。可如何让老百姓高兴呢?原来,周武帝时,行铁腕政权,刑罚是很严酷的,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坐牢,甚至砍头。老百姓心理负担大,肯定高兴不起来。于是乎,宇文赟下道旨,废除旧律,并大赦罪犯。

一时间呢,还没改造好的盗贼们都从牢里出来了,该干坏事的继续干坏事。而一些原本不干坏事的,就犯罪成本低,大多也出来捞上一票。如是,社会风气直转而下,北周犯罪率“稳步”提高。这宇文赟一看,得整改。于是又颁布新法《刑经圣制》,政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刑罚也远比武帝时更加残酷。老百姓呢,即便小有过失(就像现代闯红灯什么的),立马就会被砍头抄家。

看吧,宇文赟对于治国,狗屁不通。可有意思的是,他自己却不这么想。反而愈加觉得自己是个天生圣人。于是乎,这哥们别出心裁地为自己私人订制了高高的而又滑稽的帽子,美其名曰“通天冠”,大概就是才可通天的意思。而大臣呢,要和他谈话,都得先斋戒三日,净身一天,方能上殿。而我们的宇文赟,摆起圣人的谱,却愈发不可收拾,即位不到一年,就把皇位传给了只有六岁的儿子,自封为“天元皇帝”,当起了太上皇。原因也简单,“天子”这名头太逊了,他要当“天子”他爸,更离谱的是,他还真以“天”自居,洋洋自得。而这一年,宇文赟方才二十二岁。如此荒唐折腾,宇文赟的命数似乎也该到头了,至即位方才不到两年,就一命呼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