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花间派创始人温庭筠空有一身才华却不会做人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他的名字叫温庭筠,字飞卿,开创的词派叫花间派。看他的那些词作,那是何等温软旖旎。所有这些,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他是如何倜傥潇洒、玉树临风。可实际上他是个大大的丑八怪,在他的多个外号中,最有名的就是“温钟馗”。连鬼见了钟馗都要被吓跑,仅从这个绰号就知道他起码属于严重影响市容那个类型的。乃至有传闻说,这哥们儿就是因为尊容太吓人,所以才混得不得意的。

温庭筠擅长的另一套业务是荒唐胡闹,且使得自己憋屈了一辈子还死性不改,这应了民间那句“丑人多作怪”的老话。不过,没有人会否认,这家伙确实是个大大的才子。

领助学金,全用来寻花问柳

温庭筠和歌楼妓馆的关系之瓷实,几乎是他的一大成就,除了宋朝的柳永,很少有人能达到他这样的专业高度。喜欢拈花惹草仿佛是温庭筠与生俱来的天性,基本上是基因决定的遗传品质,因此简直不好意思轻易断言他是行为放荡。

和所有大才子一样,温庭筠少年时就名声在外。他到江淮一带游历,当地的一位官员姚勖

项羽巨鹿之战打响自己的名声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很看重温庭筠的才华,给了他不少钱,也算是鼓励后辈发奋科举上进的意思。不承想温庭筠年纪轻轻就不学好,钱一到手,全都拿来花在三陪小姐身上了。姚勖知道了气得不轻,拿板子打了温庭筠一顿后把他赶走了,给的钱就只好算喂狗了。

以后这家伙一直进士考试落榜,以至于他的姐姐固执地认为,这皆因为姚勖当年打了他。考试落第和多年前屁股上挨一顿揍之间的必然联系,按照通常逻辑是不容易被演绎出来的。温庭筠的姐姐居然能够把这两件事情扯在一块,固然是因为心疼弟弟,不过思路也着实够天马行空。有这样的宝贝弟弟,才会有那样的邪门姐姐,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姚勖后来去拜访这位好姐姐的老公,好姐姐问佣人,来的是什么人?佣人照实回答。温庭筠的姐姐一听火冒三丈,马上冲到客厅,一把拽住姚勖衣袖连哭带闹。姚勖没想到那么一笔拐弯抹角的陈年旧账会飞到自己的头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时就傻眼了。

网络配图

温庭筠的姐姐这才说,我弟弟年轻风流,叫两回三陪也是人之常情,至于被你暴揍一顿吗?现在闹得他一直没有混上个官职,全是你的错!越说哭得越伤心,旁人好一通劝,她才算放了姚勖的衣服。姚勖被这飞来横祸吓蒙了,回去回过味来后越想越添堵,就此气出一场病来,直至把老命给气没了。

看来,这家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一场考试,连帮八考生答卷

可能个人生活作风是不那么严谨,不过温庭筠的才气真不是闹着玩的。

温庭筠刚到首都长安的时候,社会各界人士对他都极其推崇。温庭筠也不是浪得虚名,他不但文思敏捷得吓人,音乐方面也是大拿,号称只要是有弦的就能弹,只要是有孔的就能吹。参加进士考试的时候,温庭筠从来不打草稿,两只手笼在袖子里靠着桌子,一会儿就万事大吉了。

这么大能耐却屡屡中不了进士,就是因为温庭筠考试作弊上了瘾,死活管不住自己。温庭筠作弊不是为了自己,那点题目对他来说跟玩儿一样,他自愿无偿帮助其他考生答卷,完全是大公无私型的。

每次进士考试,温庭筠三下五除二就把题目做完,然后顺便把周围考生的卷子全都给答了。而且通常帮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由此“救数人”的外号不胫而走。这种行为得到了广大考生的热烈拥护和爱戴,但主考官肯定不欢迎具有这样奉献精神的人,所以温庭筠文章作得虽好,但要拿有效成绩可就难了。

温庭筠考试作弊的名头实在太响,沈侍郎主考的时候,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座位,就像小学老师“优待”特别淘气的学生一样,让他坐在自己眼皮底下答卷。这样温庭筠就不能帮别人捣鬼,既维护了考场纪律,而且温庭筠的进士也能到手了,本来也是好意。

然而温庭筠却因为不能作弊,觉得非常不爽,到了晚上很不高兴地交卷走人了。事后主考官一问,温庭筠洋洋得意地吹嘘,虽然被严密监视,不能亲自代替别人答卷,但还是口授了八个考生

尼泊尔女孩经过筛选成为女神于寺庙而居

的文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近乎作弊狂了,主考官只能再次剥夺他的进士资格。

醉酒夜游,被虞侯一顿暴打

网络配图

温庭筠在长安和裴诚、令狐滈等人臭味相投,一起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但因为他确实本事不小,温庭筠也得以出入宰相令狐綯的门庭,令狐綯也很把他当回事。

当时皇帝老子喜欢《菩萨蛮》的曲调,令狐綯为了拍马屁,投其所好把温庭筠最新原创的《菩萨蛮》词假充自己的作品送给皇帝,并且一再叮嘱温庭筠不要说出去。以温庭筠的轻浮油滑劲,他哪里管得住自己的嘴?令狐綯前脚刚嘱咐完,温庭筠后脚就到处宣传给皇帝的《菩萨蛮》是自己的最新词作,恨不能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弄得令狐綯很是下不来台。

一次,令狐綯问温庭筠“玉条脱”的出处,温庭筠告诉他出自《南华经》,然后又忍不住老气横秋地挤对

为何金字塔中的重重谜团至今仍尚未解决

令狐綯:《南华经》也不是什么生僻的书,丞相公务之余,没事也该多看看古书。私下里温庭筠还编派令狐綯是“中书省内坐将军”,意思是令狐綯虽然在中书省做宰相,学问却不过是武将的水平,气得令狐綯七窍生烟。

令狐綯待温庭筠不薄,温庭筠也不是不想弄个一官半职威风威风,要不就不会没事老参加进士考试玩了。所以从哪方面讲,温庭筠这么耍弄令狐綯都说不过去。后来温庭筠自己混得不好,却抱怨是因为令狐綯不够哥们儿,不照应兄弟。要是温庭筠这么张狂,令狐綯还提拔他,堂堂宰相不就太犯贱了吗?

后来温庭筠混得不如意,就又去江苏一带闲逛。到了那里还是那副臭德行,快60岁的老头子了,还和一帮不良少年一起喝酒狎妓。一天晚上,温庭筠又喝高了,犯了宵禁的法令,不巧正遇到巡夜的虞侯。估摸温庭筠又是老子天下第一的那个劲头,犯了错误还比谁都横,结果他被揍得满地找牙。

恰好此时令狐綯被平调到江苏负责军政,温庭筠就不长记性地跑到令狐綯那儿去哭诉。令狐綯还是够讲交情的,抓了那个虞侯准备收拾一顿给温庭筠出气。虞侯一肚子不服气,把温庭筠当晚的丑态全抖了出来。令狐綯一听没错,这哥们儿就这熊样,不能怪人家严格执法,只能把虞侯放了了事。古人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温庭筠好赖是个士人,大概自己也觉得这事有点丢人,还特意跑到长安各处找高官请求伸冤。温庭筠本来名声就不好,这下更臭了。

没啥见识,错把皇帝当小官

网络配图

就凭这么个脾气,不论搁在哪朝哪代,温庭筠想往上爬都是痴人说梦。何况他还用他一贯的温氏派头,直接把皇帝老子给得罪了。

据说皇帝曾一时兴起微服私访,在客栈遇到了温庭筠。可怜温庭筠一辈子官职低微,压根没机会见到皇帝爷爷,(本文章由天天爱养生网整理发布),所以不认识。不认识就算了,谁知他还神气活现、居高临下地摆老资格说,你是司马、长史那类小官吧?皇帝说不是。他还接着问,那是参军、主簿那个档次的吧?把九五之尊当作不入流的混饭吃的小干部,实在太没眼力了,还给了皇帝一个傲慢轻狂的印象,这相当于给自己的仕途判了一个死刑。

65岁的时候,温庭筠弄了一个国子助教干,由此得到了他人生当中最后一次得罪人的机会——温某人是从来不浪费这种大好时机的。

第二年,温庭筠多年媳妇熬成婆,当了一回主考官。这次换了位置,温庭筠就改了玩法,考试结束,他别出心裁地把自己认为出色的30多篇文章给张榜贴了出来。偏偏这些文章不少都是讽刺官场仕途的,这下把宰相惹火了。这位宰相就没有令狐綯那么好相处了,他直接把温庭筠贬到了河南。好在温庭筠这次干的还不算是坏事,考生们为他大鸣不平,多少算是一个安慰。临卷铺盖从京城滚蛋的时候,考生们齐齐来送温庭筠上路,争相赋诗为他送行。这大约也是温庭筠平生最得人缘的一次吧。

离开长安不到一个月,这位奇才就在郁闷中死去了。

温庭筠虽轻佻放荡,但在他活跃的时期,他的诗词曾给人强烈的冲击。在他身后,他的浅吟低唱深远地影响了历代才子名家。他所创作的那些动人的作品,足以使人忘记他的那些放荡不羁,对他的荒唐狂悖不过莞尔一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鄂州办理建筑资质 工装定做 东莞订制工作服 T恤定做 冷水机厂家 贵州定做西服 贵州定做衬衫 万能材料试验机 东莞订做工作服 潜江建筑资质代办 贵州定做工作服 电子拉力试验机 宜昌建筑资质办理 齿轮硬度计 湖北建筑资质办理 乙型网带价格 央视广告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