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托梦救子

2019-05-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有一年,中原大地洪水泛滥,滔滔洪水一路东南而下,所到之处,屋毁人亡,淹没了大片村落。随着洪水退去,良田变淤地,一年下来颗粒无收。除了淹死的人之外,还饿死不少人。

在豫东平原的一个县城里,有个叫刘用的恶霸,靠着牢固根基,厚实家业,风吹不着,日晒不着,过着舒心的日子。刘用考虑到洪水不知啥时候才能完全退去,不仅不放一粒粮食给逃荒的灾民,还将奔上门来的灾民往外赶,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来。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刘用万万没想到的是,厄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自己会得闻所未闻的怪病。起初,病从脚上生起,以为是鸡眼,就没放在心上。没过几天,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他的腿上、腹部还有后背,长满疖疮,奇痒无比,直到他的脖子,已经无一处好地方。尤其是脖子上的脓包越长越大,大如碗口,活像个大紫馒头挂在脖子上,还不停地往外流脓。逃荒的农民早就对刘用恨之入骨,听说他得了怪病,大家都相互议论,说他这是“癞蛤蟆吞鱼钩”——自作自受!

这天,洪水还没完全消退,活着的人早逃到外乡要饭去了,留下来的都是老弱病残,朝不保夕,根本出不了门,谁肯帮他去寻医问药呢?刘用躺在床榻上,感觉脖子就像断开一样,疼痛难忍,疖疮汩汩地冒出脓血。刘用感到生不如死,夜夜鬼哭狼嚎,没有人应答。刘用独自哭喊道:“救救我吧,谁来救我呀?若能治好我的病,我愿意送他一半家业。”

刘用除了长吁短叹,能用的药都用过了,病仍不见轻,反而越发严重,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哀嚎了两天,刘用滴水未进,眼瞅着脱了人形了。刘用便开始思量,活着也是受死罪,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死了算了。刘用哀求家人道:“还是让我死吧,脖子感觉都要断了,还有啥活头呢?让我去死吧!”

刘用嘴上说死其实还是不想死,因为他还有一桩未了的心愿。如果他死了,咋有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亲娘呢?

原来,几年前刘用的母亲刘张氏去世,留下了一个遗愿。刘用生逢乱世,是个遗腹子。在他没出生时,刘用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财主,当时农民闹暴乱,刘用的父亲被贫苦大众乱棍打死了,砍下了首级挂在城头的槐树上,一挂就是三天。那时候,刘用的母亲刘张氏因为怀有身孕,行动不便,加上造反者势众,她怕自己的性命不保,偷偷地跑回娘家保命去了,直到把刘用生下来才回来。再回到刘府只看到一座空院子和几个家佣。刘老爷身首何处,葬在哪里,是否有人为他收尸,也不得而知。直到几年前去世,临终前,刘张氏交代儿子,一定找到刘老爷的葬身之地,想与他合葬。刘用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上。

如今,刘用自觉性命难保,朦胧之中,他绝望地喊了一声:“娘啊——”如泣如诉。

说来也怪,当刘用喊一声娘之后,便来自岛国的小清新妹子们恍恍惚惚睡入梦中。这时,奇妙的事情出现,刘张氏就应声来到儿子的梦里。

母子在梦中相见,刘张氏说:“儿啊,现在都啥时候了,还不赶快开仓放粮?”

刘用听了,感觉很吃惊,问:“娘,难道您忘了,爹是咋死的?”刘用一想起爹的死,便悲恨交加,这也是他多年来处处刁难黎民百姓、报复和仇视贫苦大众的原因欧美人体大胆图片_韩国性感热舞_女性人体艺术图片。

刘张氏连连摇头,将龙头拐杖在地上重重地杵了几杵,说:“糊涂!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这些干啥?现在能救你命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开仓放粮,救灾先救人;二是尽快找到你爹的坟地。”

刘用虽然人品不好,但对母亲很孝顺,对母亲说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娘,开仓放粮可以,可爹死几十年了,都没能找到,现在发大水了,即使找到坟墓,怎么来确定是我爹的呢?”

“这就要看咱家的造化了。”刘张氏又说,“儿啊,你还不知道,你的病叫砍头疮,这是你祖上没积阴德才有的这个病,我有个土方子能治你的病,而且也能了却娘的一桩夙愿。”

儿子说:“娘,快说这病到底怎么治?若能治好我的病,哪怕抛掉现有所有家财我也情愿。”

于是,在梦中,刘张氏就把如何取药、烹药、用药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用。然后说道:“按我说的去办吧,一切就有转机了。”

说完,刘张氏一个转身,便不见了。

“娘啊——”刘用大喊一声,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浑身冒着虚汗。回想梦中母亲说过的话,刘用好半天缓不过劲来。趁着自己一息尚存,急忙招手,把梦中发生的一切说给管家,并要管家按照自己母亲所说的步骤一一去办理。

管家一听,嘴上不说,心里却满是疑惑,不得不为难地说:“开仓放粮这件事好做。可是,找坟地……这方圆几百里,所有的坟地早被洪水冲平了,甭说找一座坟,连个土包也难找到啊。”

刘用哪里顾得了这些,继续说:“按我的话去做,无论如何,找到我爹的坟,只取坟头上一捧坟土,用布包好带回来就是了。”

很快,洪水退得差不多了,往日暴雨成灾,现在毒日当头,几天暴晒之后,有的地面干涸得已裂开了缝。在寻找了九天之后的一天正午,下人来报:“老爷,找到了,找到了,在县城西北角六十里外,黑河沿儿的一个乱死岗上,有一座坟。”

下人所报的“乱死岗”,其实就是乱埋死人的地方,洪水来袭之前,一些无名尸体大都被送到这里草草埋葬,算是入土为安了。

“确定吗?是我爹的坟吗?”刘用眼前一亮,急问。

下人回答:“不好说,经反复打听,和老爷您提供的条件不差分毫——这座坟的主人,人头落地,身首异处,在砍头时,一刀下去,脑袋就掉了……”

刘用是悲喜交加,下人所说的情况和刘张氏在梦里说的一模一样,要治好他脖子上的脓包,一定要找到父亲的坟,并在坟头取一捧土,再将坟土煮沸,晒干,加上几味中草药,拌成糊状,涂在脓包上。

刘用又问:“坟土取回来了吗?”

下人说:&ldqlovelive!小泉花阳森林中的小精灵uo;老爷,坟已被沙土淤泥覆盖,我是按照知情人提供的坟地位置,取了一捧土回来,只能试试看了。”

正说话间,管家急步走进来,对刘用说:“老爷,前来讨粮的人越来越多,还接着放不放粮呀?”

刘用当即说:“放,不仅放粮,而且把家里能吃能用的,统统给他们,好事做到底。”

刘用将做好的药,让下人帮他涂在身上、脖子上,他心里想,不管是不是爹坟头上的土,如果能治好自己的病,就说明这座坟是自己爹的。

说来是个奇迹,刘用自从涂了这种药泥,身上的疖疮一天天好起来,脖子上的脓包日渐缩小,出脓处结出新痂。不到半个月,就恢复得差不多了。真是太神奇了!

其实,刘用身染疖疮,是因为洪水泛滥,地气潮湿所致,加上刘用这人不喜欢晒太阳,就坐下了病。

事后,刘用问下人:“你是怎么找到老太爷坟的?”

下人如实相告说:“这得归功于您的大慈大悲啊!那段时间,府里天天开仓放粮,没想到引来方圆百十里的灾民。大家听说您在寻找父亲的坟,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找到了老太爷的葬身之地。没想到,还救了您的命。这真是大水无情,大善无形,天下一家,人间有情啊!”

春去秋来,泥地变成了良田。在刘用的大操办下,刘老爷子被重新安葬,刘张氏终得如愿,两人合葬在一起。这真是天意不如人意,患难方显真意。更难得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成想在冥冥之中,感动天地,上演了托梦救子的传奇故事。

TAG:

上一篇:幽冥鬼船丧命

下一篇:诡异的月见草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宝宝感冒鼻塞打喷嚏 鄂州办理建筑资质 工装定做 东莞订制工作服 T恤定做 冷水机厂家 贵州定做西服 贵州定做衬衫 万能材料试验机 东莞订做工作服 潜江建筑资质代办 贵州定做工作服 电子拉力试验机 宜昌建筑资质办理 齿轮硬度计 湖北建筑资质办理 乙型网带价格 央视广告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