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拼车之后再拼个孩子好吗

2019-05-12 19:25: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自从发现罗子杰自己住在同—个小区,而且每天步行去上班,展舒营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不由自主地打起了他的主意。

车位里那台养眼的绿色欧宝汽车,还有现在这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每个月的月供让她喘不过气来,因此急切想找个人拼车,分担一下费用。

早晨,一出小区,她就看到罗子杰。她开着车,跟着人行道上的罗子杰亦步亦趋,为防他疑心自己是狼外婆,所以脸上尽量堆出好看的笑容,尽量温柔地对他说话:“喂,上车吧!我捎你一程。”罗子杰不为所动,依旧用老话打发她:“我当走路上班是晨练,节约时间又环保。不像你,开着车子绕城半圈,最后和我一起抵达公’司。”

罗子杰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让展舒蕾心中很不舒服,她笑笑,穷人就是能拽词,没钱买车就扯上环保这个话题,穷酸什么啊?大家都不买车,怎么体现时代进步了?

想归想,有求于人,还是尽量表现出优雅和礼貌,她说:“知道罗先生是有品位的时尚人士,我就是想找个人拼车,分担一下费用。”转过头,她咕嘟了一句:“就算我是色女,也不会打你这个穷人的主意,拽什么拽!”

想必罗子杰没有听清,追问道:

“你说什么?”展舒蕾忙笑着打圆场:“我说找人拼车分担费用,你愿意吗?”罗子杰想了想,有些为难地说:“我没有这笔开销,不在预算内,如果你实在想让我拼车,我倒有个主意,我帮你做家务。保证随叫随到,你载我去上班,我们谁也不用付谁的账,两相抵消了,你看如何?”

展舒蕾心里那个恨啊!满腔的希望,被这个工于心计的抠门男人用冷水浇灭,要不是自己最近一直人不敷出,怎么会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恨归恨,转念一想,车子放空也是一趟,捎个人又不算什么,班是终归要上的,如果因此有个随叫随到的免费保姆,好像听起来蛮不错的。她权衡利弊得失,盘算了半天,最后勉强同意了,保姆就保姆吧,费用的事再想别的辙。那段时间,展舒蕾把如何嫁给这件事情正式提到议事日程上,发动亲戚朋友和同事掘地三尺也要找个有钱男,啄了以缓解每个月的经济危机。想不到第一个给她打电话的竟然是平常来往不太密切的同学何薇,她在电话里问:“朋友的朋友手里有一张好牌,身家千万,你要不要见见?”展舒蕾那点出息,一听到身家千万,立马晕菜,点头如鸡啄米,一个劲地说:“要的。要的!”

放下电话才想起,自己竟然忘了问问何薇那人是干什么的,年龄几何,难不成胡子一大把的爷爷辈也要嫁?这样一想,沮丧便悄悄地滋生出来,仿佛一棵人参卖得却是萝卜价。想当初,多少人追求自己,对那些毛头小子自己从来都不曾正眼瞅过一下。结果呢?何薇捡到筐里的那棵白菜,如今就开出了花儿。

自己也像何薇那样亲手培养一个中产阶级显然来不及了,所以也顾不得想东想西,先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迷死几个再说。

不知是谁定的相亲地点,居然是小区外只隔了一条街的一间不太出名的小餐厅,明明几步路的事,却害得她开车绕了好几圈。而且堵车,赶到时整整迟到了15分钟。

她抹了一把鼻尖上的汗,看看何薇已经到了,而且罗予杰也在座。她看了何薇一眼,意思是相亲这样的事怎么好叫上外人到场?何薇那样的人精儿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何薇说:“舒蕾,我要给你介绍的那个人有事没来。”

展舒蕾嘴里含了一口大麦茶,欲咽没咽之际,猛听得何薇的话。一口茶喷出来,

“何薇你开什么玩笑啊?忽悠我吧?”

何薇把她拉到旁边低语:“我觉得罗子杰不错。”展舒营嘻嘻地笑,~他我还不知道啊?我们一个小区里住着的邻居,连坐车都舍不得,走路上班,特抠门的那种,最近居然混上了我的私家保姆,穷人一个……”

展舒蕾忽然发现自己兴头上说错了话,急忙掩住嘴,罗子杰给自己当保姆的事他们之间有过私下协议,天知地知,不为外人道,自己竟然一时兴起失言。

何薇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是过来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有情、一个无意,哪里用人撮合?自己追吧!趁着没出什么乱子。全身而退,她找了个借口,打道回府。

剩下展舒营和罗子杰相对而坐,顿觉兴味索然,原以为会和千万富翁吃一个浪漫晚餐,结果和家对门那个抠门穷鬼一起用饭!相亲连连受挫,让展舒蕾的大喊而且倒尽了胃口。

晚上跟同事去喝酒K歌,居然喝天了,摇摇晃晃地回到家,把高跟鞋甩到地中央,从包里摸出手机,随便摁了一个号码,居然是罗子杰,她舌头不听使唤地对着手机嚷嚷:“你叫罗什么啊?你就知道蹭我的车,从来也不来帮我打扫卫生,我命令你现在过来干活!”

罗子杰从睡梦中被叫醒。声音干巴巴的失掉了水分:“这么晚了叫我过去干活,多没人情味儿呀,明天行不行啊?”展舒蕾娇纵地回:“不行,口头合约也算合同吧?你敢不来,我去告你违约!”

这一招果然好用,不到15分钟的时间,罗子杰已经站到了展舒蕾的面前。

彼时,展舒蕾正对着电视喝啤酒。罗子杰摇了摇头。女孩子的香闺本该是温馨典雅、香气如兰,看看她的房间,简直不忍目睹,和狗窝没什么区别,那叫一个乱啊,真不知道自己当初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答应做她的保姆换取免费乘车,何苦呢?

他夺下展舒营手中未喝完的啤酒,顺手又关了电视,关切地问她:“干吗搞成这样?借酒浇愁愁更愁!”

罗子杰温暖的口吻让展舒蕾想到了老妈,这些年,一个人在异乡体味人情冷暖,努力想把日子过好些,想不到到头来却是一塌糊涂。

越想越伤心,展舒蕾红了眼圈,报怨道:

“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想过得好一点,所以买了车买了房,可是贷款却还不上。想嫁个有钱人吧,不是太老,就是家里有老婆。上周见了一个有钱人。居然有60多岁了,真不知道介绍人是怎么想的,谁想一进门就白捡个爹侍候着啊!大上周见了一个有钱人,30几岁的样子,居然有老婆。这年头,有老婆的也跑出来相亲,太无耻了!要不是银行那些账单搞得我头都大了,谁想嫁什么有钱人啊?”

罗子杰忍不住笑了:“你这是什么逻辑啊?”展舒蕾说:“我这是病急乱投医。”

一个诉苦,一个倾听,居然也很合拍。

到后来,展舒蕾居然把罗子杰当性感美女紫色内衣写真欣赏成推心置腹的哥们,把银行里那些账单拿出来给他看,房贷、车贷、信用卡透支的催缴单,一大堆,能不焦头烂额吗?

整个晚上,展舒蕾都在唱独角戏,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拉上罗子杰跳探戈,罗子杰吓得往角落里退,退到没有退路了。硬着头皮和展舒蕾跳探戈,尽管舞步都对,但身体板得像木桩,毫无风情可言。倒是展舒蕾身姿柔软,舞步轻盈,举手投足都很妩媚,罗子杰惊讶地问:“你怎么会跳得这么好?”展舒蕾苦笑,“我学过整整10年,如果不是脚踝受伤,-退出比赛,我的人生必然不会像现在这样乱七八糟……”

展舒蕾和同事吃饭回来,洗了脸,激了面膜,对着镜子自怜自艾感叹年华易逝,这才几年,就成了人见人厌的老剩女?独自伤感了一会儿,上床睡去。

夜里,腹疼如绞,醒来,身上薄如蝉翼的睡衣已被汗水浸透: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样的疼法会出人命的!她条件反射般地摸出电话,给罗子杰拨了过去。有气无力地说了“救命”两个字便撂了。

她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窗外面是白花花的阳光,晃得人眼晕,罗子杰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见她醒来,忍不住长叹一声:“阿弥陀佛!”展舒蕾忍不住就笑了,“这才几天不见,就念佛了?出家当和尚了?”罗子杰的脸竟然微微地红了,他说:“这不是急的吗?你是没看见你昨晚多吓人,急性阑尾炎!慢一步,小命就归西了!”

展舒蕾虽然想嫁有钱人,但也是血肉之躯有真情实感,看到罗子杰的真情流露,忍不住红了眼圈,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亮晶晶的泪珠,仿佛随时要滚落下来的样子,愈发楚楚动人,她第一次用真诚的语气跟他说:“谢谢!”

罗子杰的痞劲倒上来了,嬉皮笑脸地凑到她耳朵边:忧郁萝莉郭又嘉清新性感私照“救命之恩,你准备怎么报答?以身相许还是让我蹭一辈子你的车?”

展舒蕾哭丧着脸说:“车贷我还不上,如果你帮我还上了,车你想坐到几时就几时。至于我,一分多余的钱都没有,还欠着银行的钱,,这回睡梦里又欠下了医院的账单,有人如果帮我还上,我就以身相许。”

罗子杰一脸坏笑,拍着胸脯说:

“我等这个机会多时了,本人虽然抠门。但信奉有钱花在刀刃上,回头我把银行的存折全都交给你,要不咱俩签个合约吧?省得到时你又变卦。”

展舒蕾说:“人生大事,岂能儿戏?我说话算数!”

出院之后,罗子杰和展舒营除了拼车,又一起拼饭,罗子杰嬉皮笑脸陈梓涵 - 初雪 写真图片地问她:“要不要一起拼个孩子?”

展舒蕾瞪他一眼,“哪有你这样求婚的?”语气很凌厉,眉眼却笑得弯弯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