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一百四十六章 家教

2017-12-0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长水山庄

一百四十六章 家教

到了半途,左穷才想起来,这么晚的时候竟然让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回家,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但望着远去的汽车,也是无可奈何。 尽在

“嗡嗡…当当当…”

口袋中的响了起来,什么古怪的铃声啊,左穷皱着眉头把拿到手里,心想着难听的东西肯定是家里那臭妮子给换的。

“姓左的,你在哪呢?”声音比夜点还凉,明面就带着一股子怨气,话里也是深深的埋怨,肯定是对自己迟迟没回家感到不满了。

不过,左穷还是不爽了,晕,姓左的?

“丫头,你知道你是和谁说话吗?”左穷觉得有必要家教一下。

“什么时候回来!”声音比先前还大,看来对方一点儿也不吃他这一套,左穷咧咧嘴。

“唔……我在外面呢,马上回来。”

“哼,现在几点啦!”

“额?”

左穷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七……还没七点吧。”

“我还以为你没带表呢!”雯雯在那边气哼哼道:“你什么时候下的班?大晚上的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你也放心是吧?我可是女孩子!而且还未成年呢!”

“不是还有你小何姐姐么。”左穷苦笑着道。

“我要她回家去了!”

“……”

呃……这小妮子不是常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吗?左穷好笑又不敢笑,道:“哥临时遇到点事……”

雯雯不听左穷解释,气急败坏的冲左穷喊道:“你明明知道我在这边没什么熟人,你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你存心不拿我当回事是吧?你就是讨厌我对吧?”

“什么啊?我怎么会拿你不当事?”听着雯雯一连串的反问,左穷也是哭笑不得,忍不住心软哄道:“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呢,好妹妹,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少骗我!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妹妹!”雯雯气冲冲道:“我不管你现在要去哪去做什么,总之,半个小时以内看不见你,我……我就打包回家!”

回家?靠!这臭丫头给穿个小鞋上个眼药,老左不把我活剐生煎了才怪!话说路途有个什么……但左穷话还没出口,她已然摔挂了。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礼貌可言了,面子诚可贵,妹子价更高,左穷眼尖看到一个大妈拦住一辆出租车,但他凭着麻利的身手反超了过去,钻了进去,“师傅,快,家属大院!”

“啥?”

“沿江路xx号!”

左穷还真怕雯雯那丫头负气出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任谁也不会放心啊!

每天见到各类的事件,他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哪里用了半个钟头,十来分钟就到了家门口,丢了一张大钞也没等找,就风风火火的冲进家门,幸好,里面还是亮着灯的,但……

却瞧见小妮子一身轻松舒适的嫩黄嫩黄睡衣,慵懒惬意的盘腿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小脚丫翘啊翘,哪里有半分要离家出走的样子嘛?

雯雯啊,你威胁你哥也要专业点儿呀!左穷痛心疾首。

可能是没料到左穷回来的如此之快,她表情中闪过几分错愕,下意识的将捧在手里的一袋薯片藏到身后,yù盖弥彰更显她做贼心虚!

看到小妮子如此的表现,左穷断定她就是在吓自己!

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戏耍兄长是要得到教训的,左穷心头恼火不已,嘴角嘿嘿冷笑,臭丫头,对你好点,你真当我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了啊?

左穷yīn沉着脸sè走到沙发前,将公文包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雯雯也看出左穷的来者不善,但她并不怕,眼对眼的和左穷对瞪着,她还不信了,左穷能拿她怎么办,所以显得有些得意洋洋。

“你这什么表情,屁股痒痒欠揍是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暴力有时候和美结合在一起还是……不过,话说自己以前有揍过这妮子吗?左穷想了几遍,搜空脑瓜子也没想出这样的事例出来,倒是这小妮子打假报告说自己欺负她,被老左揍了好几次,此仇不报更待何时!哼,她这是和大哥说话的口气吗?太欺负人了!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皮,小妮子索xing将藏在身后的那零食拿了出来,哇靠!左穷看着都吃了一惊,可乐、饼干、薯片……名目之多让人咂舌,晕!左穷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放卧室抽屉中的私房钱,好像没加锁……

左穷也不管她欠不欠抽了,火速的跑回房间,没大会儿,房间里面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鬼哭狼嚎的惨叫,那惨叫声凄凄惨惨戚戚,让外面的雯雯都心软了一秒。

没过多大会儿,左穷就垂头丧气的从卧室走了出来,来到雯雯面前,眼巴巴的可怜望着她。

“妹子,哥还是单身……”

“你单身管我什么事儿,谁叫你张得搓!”

左穷心里把她祖宗十八辈都骂遍了,除了柳轻摇。

“那钱……”

“什么钱啊?多少钱?给我吗?我怕管不了耶……”

雯雯眨着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天真。

哥忍不了了,左穷扯开面皮哼哼道:“雯雯,我抽屉那叠钱呢!”

“被我存银行了!”

雯雯吃了几块薯片,喝了几口饮料,打了一个饱嗝。

左穷心中一紧,赶忙问:“谁的银行卡?你的,我的?”

“妈妈的!”

左穷顿时泄气,但还是不满道:“为什么啊!”

“今天妈妈来了,问我穷哥哥每天干什么啊?我就说你在工作,她说不信,就说你肯定给我找嫂子去了。我说没有,就说谁会看上我哥啊!她还是不信,最后我决定……”

“你决定了什么?”

“我决定把你很多的钱给她寄过去,让她看看,我有没有说假话,就算……嘻嘻,你现在没钱了,以后也只能待在家陪我了。你没钱,人家也不会看上你了……”

左穷有些抓狂了,这小妮子怎么这么难缠啊,左穷对她虎视眈眈。

雯雯把薯片送到嘴里一片,冷笑的看着左穷,边咀嚼边不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吓唬我啊?我好怕怕哦……”

说怕怕,哪里又有怕的神情,分明的挑衅嘛!

全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啊,死丫头,今不给你点厉害尝尝,你真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了!左穷咬牙切齿。

但……

怎么报仇左穷一时还没想到法子,打又打不得,自己也心疼,骂又骂不过,最后说不准谁教训谁呢!悲哀啊。

“雯雯,你听我说,其实今天是这么回事儿……”

左穷一屁股坐到小妮子旁边,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雯雯蹙起眉头,赶快向另一侧挪了挪,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在大热天的跑了许多地儿臭味熏天,还是嫌自己太过亲近。万科森林公园

不过左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想着就凭着小妮子的狡猾,不会不给她自己留点私房钱,先搞好关系,能哄过来多少是多少,不然以后就是一个穷光蛋了。

左穷露出了自认为最下贱最没尊严的笑脸,如同老实憨厚溺爱孩子的家长一般,以连哄带献媚的口吻将自己如何解救好老师壮举说了一通,在这其中,他着重突出了自己的英勇无畏,和公正不阿,他想着女孩子总喜欢崇拜高大全,这会儿小妮子看自己这个哥哥或许会顺眼点儿吧?

然后才道:“所以说呢,雯雯,你这样和哥无理取闹是不对的,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好吗?再这样我可是会惩罚你的哦。”

左穷话里话外已经退让很多了,他想,要是雯雯这妮子还懂事点儿,肯定会答应的如同小鸡啄米……

谁会花心思去编造一个如此复杂的瞎话啊?看雯雯的表情就知道,她相信自己说的一切,但也在左穷意料之中的不打算承认错误,仿佛认准了她的穷哥哥会像过去一样容忍包容她呢,嚣张跋扈的扬起尖尖的小下巴,“我就无理取闹了,你敢拿我怎么样?”

靠!

历史告诉我们

一百四十六章 家教

,任何战争的爆发都是需要理由的,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不是借口,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有句话叫长兄如父,你知道吧?”

楚缘不知我怎么蹦出这样一句不着边的话,稍微怔了怔,小心答道:“知道又怎么样?”

“那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冰雪聪明的雯雯隐隐察觉到了左穷口吻中的微妙变化,水眸中闪过一丝惊慌,继而狡狯的眨了眨,一本正经道:“我当然知道,意思就是做哥哥的应该像父亲一样大度和包容,要疼妹妹宠妹妹不能骗妹妹,答应妹妹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妹妹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妹妹骂妹妹要相信妹妹,别人欺负妹妹,做哥哥的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妹妹,妹妹开心,哥哥就要陪着妹妹开心,妹妹不开心,哥哥就要哄妹妹开心,永远都要觉得自己的妹妹是最可爱的……”

晕!这哪儿的一句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左穷也不自觉的跟着念了一遍,到后边,差点rap起来!

靠!臭妮子!

一篇耳熟的台词竹筒倒豆子似的从她的小嘴里蹦出来,雷的左穷好一阵无语,他妈妈的,不对,柳轻摇多温柔,这孩子怎么不随她妈妈啊!

左穷怎么听怎么觉得她是在含沙shè影,数落他的同时又厚颜无耻的给他打了一针预防针……

胡搅蛮缠!左穷尴尬的咳了一下,怒火太盛烧的嗓子眼有点干,干咳差点变成干呕,嘴角不自然的勾了勾,笑道:“当然啦,哥我一直很疼妹妹你的,你说的那些我也几乎都做到了,事实不容辩驳,你这十多年来哥哥待你如何,很好还是很差?”

说完,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小妮子,等着她的回答。

雯雯到底没办法睁眼说瞎话,眨眨眼睛,板弄着纤长的手指,思考着道:“还好吧……”

“还好!”左穷怒了。

“很好!”雯雯被他这么一吼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左穷很是得意,小样儿,跟哥哥斗!清了清嗓门,继续道:“长兄如父,有说是兄长要爱护自己的弟弟妹妹,但是,这话还有一层解释,就是要像尊重父亲一样尊重兄长,你知道吗?”

问心无愧的事实面前,雯雯无法反驳左穷,她闪烁着回避了左穷的目光,讪讪笑着,“是……是么,呵呵,穷哥哥你说的真好,老师都没有教我耶!”

想回避吗!哼哼,这么聪明的小妮子左穷就不信她不明白。

左穷冷笑两声,雯雯什么时候受到过自家哥哥的这么冷待,终于装不下去了,嘴巴一翘,不服气道:“好,我承认今天我有错误,?!”

“那些我都有跟你解释了,但你还胡搅蛮缠,哼哼……”左穷嘴角挂起了笑意,那笑意在雯雯看来就是不怀好意了。

“那你又想怎么样!”

雯雯虽然有些怕怕,但实在想不到这个哥哥能拿她怎么样,嘴硬道。

“长兄如父,教育你是我的,你说我会拿你怎样?”

左穷这时候已经不再掩饰,露出了足以衬托此刻心情的真面目,看着雯雯的小脸上慢慢显现出畏惧,左穷心中暗爽,低声喝斥道:“棍棒底下出孝子,不听话的孩子就得打!”

“啊!”

看出左穷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雯雯好女不吃眼前亏,啊的一声鞋也不穿就往房门口奔去。

左穷早就健步如飞把门死死关住,雯雯又往外面的大门跑去,才刚转头,就感觉有四脚不着地,轻飘飘的飞了起来,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拎了回去。

“你想干什么啊!我要告诉……啊……”

左穷不等她威胁,用力把她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扬起右手,一巴掌拍在了她浑圆挺翘的小屁股上。

“啊……”雯雯娇羞的发出一声痛呼,不敢置信的侧头怒视左穷道:“你敢打我?!”

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呢,就连有时候严厉如妈妈也没有过,最多只是批评一下,没想到被打的‘第一次’由左穷来完成,而且还是大老远主动送上门的,想想就委屈!

“那就试试!”左穷冷冷还了她一句,手起手落又是一下,雯雯外面穿的是一件嫩黄的睡衣,里面有贴身的小裤裤啥的,但丝毫不影响手感,紧致而有弹xing的两团嫩肉在他的巴掌下诱人的颤抖着,她越是挣扎,左穷下手越狠,反正这里肉厚,打不出毛病来。

这还是老左教育的好,也是他切身的实践而来,那么多次,还真没上医院一次过,躺一躺,第二天准好,这也是左穷敢于下手的原因,哼哼,叫你敢跟哥哥叫嚣,以后,就乖乖听话好了!

“不许你打我!不许……哎呦……”

左穷心中好笑,这妮子现在还嚣张着,看来还没服气呢!想是想,手上也没停下。

雯雯双手被左穷擒着背在身后,两条长腿胡乱的踢踹,可惜软绵绵的没有半分力道,一切的挣扎非但只是徒劳,还会换来左穷更凶狠的拍打,对娇滴滴任家人宠爱的雯雯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小丫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欺负人,你欺负人!”

“哼哼,服不服?”

左穷虽然有些舍不得手心的感觉,但到底不能太过邪恶,想着适可而止。

“服了,服了……呜呜……”

到底是自己的妹子,懂得见风使舵那是常识。

“有没有错?”

“呜呜,我错了,对不起,呜呜……”雯雯是又羞又疼,再者也感觉到自家这个哥哥今天真是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实在没底气扛不下去了,终于讨饶道:“别打了,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无理取闹,再也不骗你了,呜……”

雯雯cháo红小脸上的两条泪痕让左穷体味到了什么是成就感,故意肃穆脸sè道:“真的知道错了?”

雯雯抽咽着朝我点点头,要多乖有多乖,忍辱屈服的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可爱有多可爱,本已心软的左穷突然想再打她几下,好多欣赏一会儿就好了……

咳,太邪恶了,需要检讨。

这也太顺利了吧!左穷心下舍不得,心中突然一动,不动声sè道:“那我那私房钱呢?”

左穷老早就有些怀疑了,这丫头鬼jīng灵鬼jīng灵的,要说帮她妈妈给自己保管钱财实在有点儿……

想到这儿,左穷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哪儿不对劲呢?

天啊,这妮子把她妈妈搬出来干嘛?难道……

不会,不会!左穷赶紧在脑海中去掉这一让他哆嗦的想法。

雯雯怯怯道:“不是告诉你了么,给妈妈……”

左穷注意到她目光的闪烁,剑眉一扬,“嗯?!”

雯雯今天算是见识到左穷暴力的一面了,小屁屁还老疼老疼的,不敢撒谎了,忙道:“在你床头……”

左穷得意的哼哼两声,昂头挺胸的朝卧室里面走去。

雯雯双手捂着小屁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满脸羞红的气鼓鼓的瞪着左穷的背影。

碧桂园映月台
TAG:
友情链接
肠易激综合征怎么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