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

我的魔法时代196奴隶市场下

2020-01-2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196.奴隶市场(下)

鲍比轻车熟路的拉着我向市场里面走,我回头看那女孩儿的时候,她似有所觉地转头看向我,眼中露出茫然的神色。

那是一种莫名的亲切,我们的眼神中传递着一种莫名的亲切,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和我在一瞬间,就像是触电一样,那种战栗是从灵魂深处传递而来的,她明明只有四、五岁的年纪,我确定之前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她,可是偏偏她的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苦苦的思索着,究竟在何时何地与她应该有过交集,可是却茫然毫无头绪,一直以来,我都非常依赖自己强大的精神之海,可惜这一次它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直到走进了奴隶市场,我的脑海依然是处于混乱状态,鲍比以为我是不习惯市场中的喧闹,才会变得沉默不语,他带着我飞快的穿过市场的街道,没有任何的驻足。浑然不理身边那些兜售手中奴隶的奴隶贩子,后面的巴布鲁更是一脸凶相的大步跟在后面,让那些试图过来跟我们纠缠的奴隶贩子纷纷躲开。

后面那位撑伞的女奴也是板着脸,神情专注的紧紧跟在我们后面,我们一行四人穿行在市场中,一时间竟没有人敢追上来。

街道两侧有许多形形色色的奴隶贩子,他们手里或许牵着一两根细细的绳索,绳索的末端绑着一两个面露菜色衣衫单薄的奴隶,或者一些奴隶身上只是围着一条破布,有些体型健硕的男**隶或是年轻一点的女**隶身上只是系着一条简单的草绳,没有丝毫尊严地像牲口一样站在街道两侧的木台上,千万不要因为羞愧而遮挡身体,如果被那些冷酷的奴隶贩子看见,接下来受到的惩罚会更加的屈辱。

几乎每一位奴隶的眼神都是麻木而空洞,就像失去了魂魄的行尸一样,默默的跟在奴隶贩子后面,等待主人们的推销,不时那些奴隶贩子会像看牲口一样,捏开他们的嘴唇,让他们露出牙齿辨识年龄。在奴隶市场中,整齐的牙齿永远是衡量奴隶价值的一个重要的标准。

鲍比对我说,这些在街上的奴隶,多多少少都会有各种各样隐疾,那些奴隶贩子将他们廉价的买到手中,或者是将这些隐疾治好,或者是将这些隐疾掩盖住,然后在兜售出去。他们大多会选择奴隶市场中的生面孔,他们的手中的那些奴隶们,有些甚至都是转手五六遍的奴隶,有一些奴隶被人买回去之后,只能浪费粮食,什么都不会做,最后只能又廉价的卖回来。

最后鲍比给我的忠告,我总结归纳之后,得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如果可以选择,千万不要在市场外面的街上买奴隶!

我们两个在人群中穿梭,一边聊天一边打量着街道两侧的奴隶们,鲍比砸着他的小眼睛,说话的时候总会是非常的毒舌,可是那些奴隶贩子看到他胸前的徽章,都会是恭敬地行礼,不敢有任何地怨言,因为这是属于贵族的权利。

鲍比带我进入一座大型的建筑中,我们通过大厅入口的时候,还受到了侍卫的盘查,能够进入这里的人竟然还需要有特殊的铭牌,这儿竟然不对陌生人开放,就像是一些私人会馆一样。看着鲍比从怀中掏出一件像是一把狼牙挂件儿一样的东西,在那位侍卫的面前晃悠了一下,就带着我旁若无人地走进了奴隶卖场中。

这里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剧院一样,最前面是一块很大的舞台,后面的看台上设置了很多排列整齐的座椅,让我没想到在门口我觉得还是冷冷清清的,而整个剧场中那些座位大半都坐满了人,大多数买家都穿着华丽的丝绸衣物,在埃尔城里能够穿得起丝绸的多数都是贵族,他们神情专注的看着下面的舞台。

舞台上最前面有十个圆形的木墩,此时已经有五个木墩上站着人,我想他们应该是等待拍卖的奴隶,一位少年奴隶站在舞台的最前面,他的头顶上有一盏巨大的吊灯,身体四周也是被几盏落地铜灯照耀得分外明亮,他身上披着一块儿干净的毛料,果露在外的身体也是非常的干净,看起来在此之前一定是仔细的清洗过,至少我觉得他空洞的眼中没有那么明显的冰冷麻木。

这时候,一位身穿着白色亚麻布长袍的老者,正在用极为标准的帝国语介绍这位人类少年奴隶的来历,其中包括他从出生到现在大部分时间的经历,这里要值得说明的就是来源合法性,然后开始介绍这位年轻少年奴隶的特长,是否认字对于年轻的奴隶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筹码,最后介绍少年奴隶的身体状态,拥有健康的身体对一位奴隶来说,绝对会是一件幸运的事儿。

那位老者介绍的时候,话语阴阳顿挫,非常有煽动力,整个剧场里的气氛非常热烈,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的到来,大多数人都在专注的看着舞台上那些奴隶,鲍比进到这里来之后就显得很兴奋,对我夸耀这里的奴隶都是获得帝国合法资格的,只要是买回去第一时间就能够签署奴隶契约,他兴致勃勃地为我介绍起奴隶们的来历。

我竟然不知道原来奴隶们还有这么多说法,一直以来我只是简单的以为奴隶来源于战争,其实这个观点是非常的错误,绝大多数的奴隶其实都是由奴隶贩子从其他的位面中抓回来的。

这里的奴隶更多是异族人,奴隶们的主要来源是异大陆的莽荒地区的氏族部落,他们的社会结构还非常的原始,他们虽然拥有强壮的体魄,但是却没有锋利的长矛和坚硬的铠甲,更没有玄奥的魔法,他们更没有受到帝国法律的保护,只有在这样未开荒的土地上,才会有大量的奴隶,那里才是奴隶捕猎者们的乐园。

当然,在奴隶市场中也有很多人类,这些人有些是战争中的战俘,有些则是贫困穷苦无法生存的人,有些则是奴隶们的后代,他们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注定这辈子就是奴隶。

在奴隶市场中,最受贵族们欢迎的是精灵族奴隶,精灵们无论男女,天生就面目俊秀,经过调教后性格温顺的精灵奴隶永远受到大贵族们的追捧,他们的价格也是极其昂贵,在精灵奴隶的面前,千万不要觉得金币有多么的值钱。

其次,受到贵族们欢迎的是矮人奴隶或是蜥蜴人奴隶。前者拥有一身的技艺,天生就是最出色的工匠。后者天生就是猎手,很多贵族们都喜欢在身边带着一位蜥蜴人的奴隶,充当自己的侍卫,它们冷酷而嗜杀,颇受贵族们的推崇。

奴隶市场中,最廉价的就是兽人奴隶和魔族人奴隶,几乎在没有人喜欢兽人奴隶,比兽人奴隶更不招待见的则是魔族人奴隶,有时候在战场上,帝国战士们更喜欢将魔族人全部屠杀掉,也不肯俘虏后转卖成为奴隶,因为魔族人有时候即便成为了奴隶,也有勾引主人堕入魔道的能力。

纵使是拥有魔鬼般迷人身材的身材绝佳的魅魔,也很少有人问津,除非拥有强大力量的强者,才会选择在身边保留一两位魔族奴隶。

“看他如缎子一样充满青春气息的光滑肌肤,如果每顿给他吃上一块麦饼,也许他将会成为一位美少年,如果将他送进学院,也许他将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士,看看他的足弓就知道他有多么擅长奔跑,他会是一位很优秀的随从……”那位白色亚麻布老者一边说,一边用木棍将少年奴隶膝盖下面的毛料挑开,露出一双栗色的小腿和瘦长的脚板儿。

少年奴隶明显有些不适应,他知道台下无数人都在注视着他的脚,偏偏他不可以有任何的遮掩动作,他紧张的缩紧了大脚趾,脚板儿在木桩上轻微地扭动一下。少年面容清秀,身体也非常匀称,一头栗色的卷发贴在前额上,被台下的哪些贵族热烈的眼神看得有些羞赧。

偏偏这时候有一位头顶上的头发几乎都要掉光的华服老者,他的身材非常的魁梧,只不过大概是苍老之后,强壮的体魄已经干瘪了,皮肤堆叠在脸上充满了褶皱,他从腰间摸出五枚银镚随意的洒在舞台上,用尖锐的声音说:“我要看看他全身有没有疤痕!”

站在台上的的老者向舞台旁边招了招手,台上立刻就有两位长相颇为漂亮的女奴走过来,表无表情的将披在少年奴隶身上的毛料取下来,迅速的走下去,只留下那位站在木墩上涨红了脸的少年奴隶,他身上未着片缕,只有脖颈上有着一个黄橙橙地铜环,但上面还是空白的,没有刻下任何人的名字。

台下的那些贵族们有几位对少年奴隶感兴趣的,纷纷离座走上前台的下面,近距离观察这位少年奴隶。

这时候台子下面已经有人开始喊价:“一枚金币!”

“哦,扎卡赖亚斯老爷出一金,那么还有没有人想要出更高的价格?”白衣老者抬眼看过去,立刻就说道,然后接着补充一句:“这可是一位很有潜力值得培养成追随者的奴隶,也许他会成为最忠实的护卫,将会陪伴您一生!”

场下显然开始出现了混乱,有些购买欲望的人纷纷地交头接耳,讨论起少年奴隶的价值。

角落里有一位浑身都围在黑袍里的人举手说道:“一金币另外二十枚银镚儿!”

可是没人在会意这人奇异的装束,马上有人就喊道:“一枚金币七十枚银镚儿!”

鲍比低声对我说:“这些都是试探,真正想要竞价的还没有出手呢!”

果不其然,围在台下的一群人中有人直接喊道:“三枚金币!”

价格涨的很快,场上的气氛非常热烈,少年奴隶最后竟然以十五金的价格,被那位最初摸出五枚银镚儿仔细检查过身体有没有任何缺陷的秃顶老者买回去,年轻的奴隶就这样被人领回了后台。

我第一次参加这样人口拍卖会,感觉有些荒谬,但是这一切却又是无比的真实。

很快就有侍者托着木盘儿来到那位贵族老者近前,一把黄橙橙的金币被老者很随意的洒在托盘里,那侍者深施一礼,端着托盘转身离开,这时候我却没有看见那少年奴隶出现,这狐疑的时候,鲍比贴着我的耳朵对我解释说:“拍卖会结束或是老家伙提前离开的时候,卖场才会安排这老家伙去交割奴隶,并签订奴隶契约。”

“那少年奴隶要是能够多加训练,也许会成为不错的战士,我看他的身体条件非常不错!”我对鲍比说道,因为之前有看过少年人的全部身体,看他身体的线条非常的均匀,是一位很有运动天赋的人。

我的话音刚落,旁边有人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几声,却又立刻用手飞快的掩住嘴,只不过他的肩膀抖动地还很明显,我狐疑自己说话真有那么好笑吗?

鲍比看了那秃顶老者一眼,很是厌恶地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贴着我的耳朵对我说:“那老头是个老玻璃,你不要天真的以为他会培养战奴,难道他这么大年纪还能再上战场不成?”

“啊!”我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有点太理想化了,一想到那位少年奴隶即将面临的悲惨遭遇,我反而觉得那里坐在墙根儿下面的半兽人小女孩儿处境更好一点儿,或许她只是想躲在墙根底下晒晒太阳,并没有任何的其他别的想法,她或许很饿,但是至少她还有珍贵的自由。

她安静的在团坐在角落里,是那么的不起眼儿,我这时候脑海中回忆起她身上披的草席,才豁然醒悟,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太糊涂了,难怪我会觉得熟悉,不是我认识小女孩儿,而是那草席的编织方法极为特殊,即使在兽人部落也很少有人会那么编织草席,只有血狼一族的狼族兽人们才会用那么蹩脚的方式,编织这种纹饰的草席。

那么这说明那位半兽人女孩子是……血狼一族流落在外面的孩子,而我竟然和她擦身而过了,每一位古鲁丁部落的兽人都是我的亲人,我的身上还流着和他们一样的血,我怎么会任由他们在人类城市里忍受饥饿与困苦呢?

想到这里,我想转身走出拍卖场,却被鲍比一把拉住,他诧异地望着我:“干嘛?吉嘉,难道这里没有符合你心意的奴隶吗?后面还有更好的,看上哪个就告诉我,我说了一定会让你满意,你就别考虑其他的,我可是很久都没掏钱袋子了,正嫌它有点累赘呢!”

鲍比定是以为我的囊中羞涩,见到拍卖会场里面买一位奴隶竟然要十几枚金币,承受不了这里的高消费,有些心虚的想要离开,他马上婉转的说出了自己的善意想法,想要帮我出钱购买心怡的奴隶。

这时候,我站在拍卖会场过道上,对鲍比诚恳地笑着说:“我……不是,我就是想在去市场门口看一眼,刚刚我应该错过了一个应该认识的人!”(未完待续。)

咸阳市礼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罗月来
贵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
中山儿童牛皮癣医院
陕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