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

点点梧桐雨落

2019-06-0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大学是一个疗伤的地方,却绝不是一个可以逃避的地方。校园里那幢颇具后现代意识的图书大楼,第一学生食堂里那鲜艳桔红的餐桌,文学院教学主楼里那暗黄泛旧的温暖课桌,还有那西南角落里一小片高大挺拔的梧桐林……点点滴滴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无法逃避这熟悉而向往的一切,只有在每日的奔忙中,为自己慢慢舔着伤口。

我是一个热闹的人,为什么要用热闹来给自己下定义?缘起,只要我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很快被我搅得热闹起来。刚上大二的时候,我和远平、志琴成为至交;志琴是临班的女生,文静而秀气;远平是我的宿舍兄弟,我上铺他下铺。我性格开朗,但却有些粗线条,在那所省城里最为开放的校园里,属于焦点性的学生,每到一处地方,非得整出点名声来不可的一种;远平白白净净,是一个秀气的大男孩,安静,喜欢静静地听,然后看书。

至今,我已无法想起来,我和远平怎么跟志琴认识并熟悉起来的。只是突然有那么一天,我们三天就突然铁得跟一个人似的,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图书馆,……考虑到志琴是女的,就差不能住一个屋檐下了。

我常喜笑着说,“我寥远就是远平和志琴的调剂和补允了,如果没有我,这两个内向的人凑在一起,用不了多久,就该闷死吧!”每当这时,远平和志琴只是望着我笑,却一言不发。再接下来,就是我一喷天南海北的乱侃,有理想、有幻想、也有抱怨,甚至还有愤青式的激烈,远平和志琴,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听着……

我以为,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有一天,那是刚上大三后的秋天;就在那一小片高大挺拔的梧桐林里,志琴告诉我:她和远平相爱了,准备在一起了。听到志琴那样说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的头“嗡”的一声,我扭头望着不远处等着我们的远平,他微微向我点了一下头。

我淡淡一笑,对志琴说,“祝福你们!”然后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以为我会坦然接受,但却不是这样。远平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却要志琴来告诉我。为什么相爱了,另一个好朋友就必须走开?在哪些个很难过的日子里,我想清楚了一件事情,其实,在一年多的交往里,不论志平,还是我,都已经把远琴当做了亲人,当志琴告诉我那句:她和远平相爱了。心头涌上来那种感觉天要塌了的心伤感觉告诉我,其实,我是深深爱着远琴的;在我那热闹和喧嚣的背后,同样有一颗深爱的心。可惜的是,这热闹和喧嚣,永远将我隔绝在了志琴的心灵之外。

我和志平依旧是铁哥们,但成了几乎不再在一块的铁哥们,他要陪远琴。而在哪以后,我和远琴的交往,就停留在了见面寒喧的程度。我决定了,永远不让他们知道,我也曾那样深地爱过远琴。

如今,我还常常来这片梧桐林,特别是今年的这个秋天;淋沥的小雨,伴着点点飘落的梧桐叶,还有我那阵突然袭来的伤感,一起下落。童话里说,梧桐落叶就是梧桐雨,在点点梧桐雨落里,你会遇见你的浪漫。我在等待着我的那个浪漫。

淮北专治癫痫哪家好
濮阳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自贡治癫痫病哪好
TAG:

上一篇:海洋与文明同在

下一篇:变脸儿

友情链接
手指类风湿不能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