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庶女權謀鳳血染天下

2019-05-22 07:15: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虎敖國,胡擎?若他沒有猜錯,此人有可能是白虎。可是……胡擎為何要這般對待朱梨?難道他不知道她是圣女?亦或是他知道,卻故意爭對她?隨后李玄旭又想到那個可笑的傳說,圣族都沒有了,四圣獸都自身難保,難怪傳說成了傳說,又有誰能顧得上那些凡人呢!胡擎突然笑了起來,打斷了李玄旭的深思。“怎樣?有了新歡就忘記舊愛了?”很明顯,胡擎這句話是對憐香說的。一旁的李玄旭有些驚訝,抬眼看著憐香,想要從憐香口中知道答案。李玄旭這樣的表現并不由于自己對憐香有多在意,僅僅只是由于驚訝,他知道憐香找了她千年,對這樣執著的女子他實在想不透她心中還能藏下其他的男子。憐香看到李玄旭探究的眼光,臉上露出了少有的驚恐。沒錯!是驚慌!她抓住李玄旭的手,像他解釋道:“玄旭,你別聽他胡說。”隨即又瞪了胡擎一眼,“胡擎,你應當知道,不管是千年前還是千年后,我心里一直喜歡的人都是玄旭,所以,你不要再說這些了!”一貫霸道慣了的胡擎,這次沒有反駁憐香。這個睿智又充滿野心的帝王,他的眼中居然閃過1抹傷痛。平息了眼中的傷痛,胡擎偽裝不在意的道:“你不用刻意提示我。”李玄旭實在沒心思看他們兩人在那邊訴舊情,不耐煩道:“你們漸漸談,我先走了。”隨即催動法力,踏空而去。憐香臉上閃過痛苦,咬著唇沒有說話。一旁的胡擎卻在此刻哈哈大笑起來,“本來我以為,自己已經算是這個世界上不多的可憐蟲,沒想到最可憐的那個人是你。”一聽到‘可憐蟲’這三個字,憐香的臉扭曲了起來,“你給我閉嘴。”“憐香,不管過多少年,他心里還是沒有你,你這樣苦苦糾纏又何必?”胡擎勸道。憐香冷笑,白了胡擎一眼,輕蔑道:“你又比我好多少呢?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千年來,若非你暗中幫月黎,她早就魂飛魄散了,一百年前她本就應該死了,根本就沒有轉世的機會,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偷偷通知了白澤。”“是我通知了他。你可別忘了,不管怎么說,月黎她是圣族的圣女,是我們四圣獸的圣女。”憐香的眼色愈來愈冷了,譏諷道:“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若你真當她是圣女,又豈會折磨她,讓她再一次遇見白澤,如果你真的為她好,哪怕有一絲的憐憫之心,你就不會這么做。”“你——”因被憐香揭露謊言,胡擎整張臉變得猙獰萬分,掌心擰出一道風刃,毫不猶豫的朝憐香打去。憐香一個不防,中了那迎面而來的風刃,嘴中吐出一口鮮血。憐香也不惱,從袖中取出一瓶藥丸,從內取出一粒服了下去,蒼白了臉色終于恢復了一點紅暈。她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道:“當年你對我的恩情,如今我受了你一掌,也算還清了。胡擎,以后我憐香不再欠你什么。”——————作者:昨天身體不好,胃痛痛的死去活來的。今天才好了,默默的更上。

将夜隆庆雪地光脚拍摄观众纷纭路转粉封神演义子虚和妲己什么关系狐妖为所爱之人海棠春晓斫琴师梵戈古琴专场讲座古琴与古建

穿错靴子显得腿又弯又粗,这8款穿出好腿型!
景区餐馆听游客口音报价
慢性肾脏病与缺铁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