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武道神尊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戒律堂

2020-01-2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戒律堂

柳氏圣族,玄子门房。..

一方院落之中,诸多人合围在一起,在大堂中设置灵堂。柳兴风垂首立在堂中,看着上首祭奠的灵位,赫然乃是他儿子柳浪。

周围不少人前来祭奠,纷纷施以祭礼,聊表哀悼。日渐推移,随着来往之人来了又去,仅有少数部分人遗留了下来。

若是有熟悉柳族的人即是知道,这些人中绝大部分都是早前跟随柳浪挑衅秦鸿那些子弟的长辈。在他们身后,那些子弟都跪伏在地,为柳浪守孝。

柳兴风面无表情,目光冷漠,似有嗜血而癫狂的神色在眼中流淌。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灵堂,看着儿子柳浪的灵位,他的眼神愈发难看,隐有狰狞与凶恶在浮现。

“敢杀我儿,纵使你乃圣人亲子,吾也要杀你,祭奠吾儿亡魂!”柳兴风双拳紧攥,咬牙切齿的低声冷哼。隐隐间,无形的煞气弥漫,整座灵堂仿若都变得阴森了几分。

灵堂中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有些不寒而栗,毛骨悚然之感。即使是那些至尊高手,那些长辈人物都是微微颤栗,看向柳兴风的眼神敬畏交加。

这就是一个疯子,柳家出了名的疯子,为人疯,做事疯,疯到了极致。

这样的一个人,在柳家而言,是难有人愿意招惹的。毕竟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疯的。

柳兴风就是这样一个疯人,让诸多同族与外族忌惮,轻易不敢触他眉头,不敢招惹。

而在今日,却有人敢杀了他的独子,老年得子的独苗就那么被残忍杀害。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身死魂灭不见踪影。

这种打击与刺激无疑很让柳兴风发狂,心头怒意可想而知。

“柳宇风和,若你敢阻我,我便杀你!”柳兴风咬牙切齿的道,眼中的恨意不加以掩饰。

随即,柳兴风回头,看向灵堂中或跪或立的一干人等,道:“记住,到了戒律堂,一口咬定乃是秦鸿寻滋惹事,枉杀我儿。”

“大人放心,我等必定谨记。”众人纷纷回应。

随即一干人众离开了小院,直奔地子门房的戒律堂。

柳族之中,一应刑罚奖赏皆都由戒律堂发布,这里是地子门房的核心地,位高权重,住着很多大人物。

柳兴风兴师动众的带人前来,赶到戒律堂,以他的身份与实力,自然轻而易举的通过了重重阻碍,直达戒律堂核心区域。

“吾要见戒律堂掌事!”柳兴风表明来意,气势汹汹。

不多时,消息传达,一位中年人物自戒律堂深处赶来。身材高大,背影修长,掌指纤细,面目清瘦,眉宇细短。

看到柳兴风,中年人物顿时拘礼,道:“兴风兄不在玄子门房任职,何以有闲来我戒律堂?”

戒律堂高居首位,地位不凡,族中中下层的事物需要经过层层筛选才能够进入此地。故而秦鸿杀柳浪的消息还在发酵传递中,戒律堂高层掌事还没来得及知晓。

“明坤兄,我儿被奸人在族中杀害,你们戒律堂是管还是不管?”柳兴风直言道,面目冷漠,透着嗜血的癫狂与恨意。

“什么?贤侄被人杀害?谁人这般大胆?”柳明坤勃然色变,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因为了解柳兴风为人的人,都十分清楚柳浪在柳兴风心中的地位。

故而在柳族之中,不看僧面看佛面,碍于柳兴风的面子,哪怕族中嫡系权贵之子也不敢轻易为难柳浪。

所以,柳明坤打死他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杀了柳浪,绝了柳兴风这个疯子的后。

“兴风兄,稍安勿躁,且与我说来,此事无论如何,我必然会还兴风兄一个公道。”柳明坤惴惴不安的安抚,他太清楚柳兴风的为人了,这种时刻,他不能阻碍,不能拒绝,否则柳兴风绝对敢大闹戒律堂的。

这种后果,柳明坤负不起责。

于是乎,在柳明坤的安抚下,柳兴风回头示意那些带来的人一一讲述了秦鸿杀害柳浪的‘全过程’。秦鸿自仗声威,挑衅柳族年轻子弟,柳浪看不过去,出面为柳族子弟讨教,却被秦鸿残忍杀害。

“我儿死得冤,凶手却还逍遥法外,若不严惩凶手,我柳兴风誓不罢休!”最后,柳兴风更是冷漠表态,必须要讨个公道。

“兴风兄放心,地子门房戒律堂负责统管族中一切典律,任何违背族中典律的人都必然会被严惩不贷。我戒律堂甚至可以保证,坚决不会对任何人姑息养奸。”柳明坤信誓旦旦的道。

“希望你所言不是玩笑。”柳兴风冷冷的看了柳明坤一眼。

“我这就谴人前去捉拿逆贼,为贤侄讨个公道。”柳明坤当即挺胸,立马招来人手,带队出发。

柳明坤亲自带队,示意柳兴风在戒律堂稍作等候,他直奔天子门房,族长住处赶去,要捉拿秦鸿回返戒律堂配合调查。

抵达一座群峰前,建筑群林立,殿堂满目。柳明坤带人上前请示,欲要拜见族长柳宇风。

结果,门房守卫的战士冷漠回答:“不见!”

这样的态度直接简单,让得柳明坤心头一滞,怎么会这样?

“我乃地子门房戒律堂掌事柳明坤,有要事求见族长,族长怎可不见?”柳明坤质问守卫。

“族长大人日理万机,忙!”守卫老实回答。

忙?

柳明坤险些气得吐血,妈了个逼的,早不忙晚不忙,偏偏我来拜访的时候忙,这摆明是刻意推脱之词。

素日里族长确实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但任何人以要事求见拜访,他也会抽闲应付的。如今直接一个忙字推脱,显然是不想接受任何的拜访。

柳明坤蹙眉,觉得个中有蹊跷,但思索着自己信誓旦旦做了保证,要擒拿秦鸿回戒律堂问责。若是空手而归,只怕难以向柳兴风交代。

到时候惹怒了柳兴风,他怕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乎,柳明坤也是干脆,直接就在天子门房区域外席地而坐,并淡淡的向守卫道:“请告知族长,柳明坤急事在身,非见族长不可。若族长事务繁忙,某就在此坐等族长有闲。”

族长耍赖,他也就没什么脸皮可要的了。

门房守卫彼此对视,皆都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状况,一时有些麻了手脚。

须臾,其中一人则道:“你在此看着,我去回禀族长……”

说罢,匆匆转身而去。

天子门房深处,一栋金碧辉煌的殿堂中,柳宇风端坐守卫,沉默不语。在殿堂左右,则列坐着一位位天子门房的嫡系高层。其中秦鸿与柳儒澜赫然在列。

一干人众正聚集在一起商讨对策,该如何化解秦鸿在千堂会斩杀柳浪的风波。圣族是个讲究法理的地方,一应典律都十分严格,若非必要,哪怕是族长都要受到制裁。

所以,别看秦鸿肆意杀人,柳宇风轻描淡写将其接走,实际也是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的。如今不止柳明坤,早在柳明坤之前,玄子门房就已经有两批人马前来拿人,要捉秦鸿问罪。

只是,都被柳宇风托人打发掉了。

如今商讨对策,怎样才能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干人众商讨许久,都无好的结果。

柳宇风观之,微微一叹,道:“我立马上禀圣祖,请圣祖示意。”

这是两全之策,圣人裁决,一切都将成定数。只是,一般而言,族中能够拿得定主意的都不会去叨扰圣人。

正值这时,门房守卫匆匆来报:“戒律堂柳明坤带人求见族长!”

柳宇风蹙眉,该来的终还是来了。

略作思忖,柳宇风则是挥挥手:“不见!”

“可柳明坤说了,若是族长事务繁忙,他就在门房外等候,一直等到族长有闲之日。”

“爱等就等吧!”柳宇风不耐烦的挥挥手,门房匆匆离去,将原话回禀给了柳明坤。后者闻言,不禁蹙眉。

族长这是铁了心要保秦鸿啊……

柳明坤何许人也,身在戒律堂,一代掌事,哪会不明白柳宇风的意思。他知晓,哪怕就在门房坐到死,柳宇风也不会见他。就算见,也不会允许他带走秦鸿的。

“此事得另想办法,如此直接怕是行不通了。”

柳明坤略作思忖,则是立身而起,带人转身即走,离开了天子门房。

一路沉默,回返戒律堂,迎面柳兴风即是而来,掀起一阵罡风,速度之快,让得柳明坤都是咋舌一惊。

“人呢?”柳兴风迫不及待的问道。

柳明坤闻言,怅然一叹,道:“某有愧兴风兄嘱托,不能顺利带回逆贼。”

“什么?”柳兴风怒目陡现,煞气喷薄,斥道:“好你个柳明坤,你敢敷衍我?”

煞气滚滚,眼看着柳兴风就要发飙,癫狂之色浮现,双眼都已是一片猩红。

柳明坤顿时色变,当即道:“兴风兄且听我解释,稍安勿躁!”

“说不出个理由,我拗断你的脖子!”柳兴风冷冷一哼。

柳明坤擦了擦额头冷汗,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在柳兴风的威压下,他都有些胆颤心惊,忐忑彷徨。后者这个疯子名副其实,一代天至尊,实力强大毋庸置疑。

与对方相比,柳明坤哪怕同为天至尊,实力也是差了一截。所以左右寻思,则是立即解释:“族长保逆贼之心甚坚,若我等想要捉拿逆贼,直接的手段显然不行。所以,兴风兄若想为贤侄报仇雪恨,便需拐个弯尝试。”

“如何做?说!”柳兴风冷冷道。

柳明坤略作迟疑,咬咬牙,终是贴上前去,在柳兴风耳畔低语了一阵。

汶上县中医院怎么样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具体地址
癫痫病是怎么引起
泰安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京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