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紫血圣皇 第562章,破局(上)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紫血圣皇 第562章,破局(上)

“法道是我立下,我若违法,道心自亏,自有规则限制。”秦墨平静道。

黑无和白夜却不相信,天鉴司看出了他们想法,笑道:“法道运转的基础是乾坤罗盘,法典的规则是这世间大道,一旦法典的规章形成,所有在法道运转之下的人,都不可能逃过制裁,尤其是殿下这位立法者。”

两人这才放心了下来,白夜却不放心,又问道:“敢问殿下,以法典论罪,是否武断?轩辕陛下在世时曾言,法道之下,不外乎人情,若是犯法事出有因,又该如何?”

“所以,法典之下,还有人道规章,这人道规章,需要天下人来立,无数人改良,但必须得经过乾坤罗盘运算,若是修改规章者以权谋私,其所定之法,都会失效。”秦墨解释道,“当然,这世间并没有完美的东西,所以,乾坤罗盘、法典、规章、以及你们这些执法者,互相制约,你们作为实际的执法者,可以有质疑乾坤罗盘的权利。”

黑无与白夜脸上全是震惊,他们本以为秦墨这个立法者会有特权,如果不能像圣皇一般无私的话,即便立下法道,那也是为中州的那些古世家服务。

即便削弱了古世家,秦墨若是超然于法道之外,他所衍生出来的家族便会成为如古世家一般,更加超然的势力。

但听到秦墨和天鉴司的解释,他们算是明白了,如果说之前还有所怀疑,现在却是心服口服。

“我兄妹二人,愿为法道效死。”两人坚定的说道。

“有此决心便好,不过,你们要记住,身为执法者,若是以身试法,将会泯灭于法典之下。”秦墨说道,“稍后天鉴司会带你二人前往皇宫,在法典下立下誓言,以后巡检司便是法典的执行者,任何人都无法凌驾于法道之上,哪怕是我也一样。”

二人如同做梦一般,没想到最终还有翻身的机会,想当初圣皇立法,却没能完成,也是遗憾的很。

无数日日夜夜的翘首以盼,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绝望,他们终于等到了今天,他们甚至憧憬起了未来。

“白夜黑无听命。”天鉴司凝重道。

“属下在。”两人单膝跪地。

“吾命尔等二人,为巡检司黑白无常,直接听命于我,法道章程立下后,依法典行事,任何人不得凌驾于法道之上,即便我也不例外,敢有以身犯法者,必以法诛之。”天鉴司拿出两方印玺,递了过去,“这是本司为尔等打造的黑白法印,也是巡检司日后执法凭证

。”

“吾兄妹二人,必不负圣皇,不负法典,愿为法道效死。”两人接下印玺,当机宣誓。

“好了,你们先回皇城,立下誓言后,可寻回以往巡检司捕手,日后你们便是巡检司的主官,黑印执法,白印审讯,去吧。”天鉴司命令道。

两人拱手一礼,闪身离开,离开学宫之后,他们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但他们很快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没想到,当初我们竟然看错了这位殿下。”黑无苦着脸,到不是没有笑容,因为他本身就不擅言词。

“天下人都看错了他,又何止你我呢?”白夜面无表情,“不过,从此以后,我们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也不知道殿下如何削平古世家的地位,若是不削平古世家的地位,法道难以真正立下。”

“是啊,当初轩辕陛下若是能够全心立法,或许今日的人族,也就是另外一番的景象了。”黑无无奈道。

他们可不信轩辕圣皇会袒护古世家,若是轩辕圣皇当初有更多的心思,恐怕古世家早就被削平了,只可惜最后轩辕圣皇还是壮志未酬,但总算让命运沉睡,去除了所有生灵头顶的枷锁。

“哥哥,你说殿下最后会怎么选择?”白夜突然问道。

“什么怎么选择?”黑无奇怪道。

“对都灵殿下啊,如今都灵殿下沉睡,但是殿下会越来越强,有可能真的能够成为第九代圣皇,当他成为圣皇,你说他会不会让命运苏醒过来?”白夜问道。

对于命运,两人还是很陌生的,记忆中也只有都灵这位殿下。

“我不知道。”黑无苦着脸,“不过,殿下一定会做出一个两全其美的选择吧。”

“不,此事上绝不会两全其美,要么选择命运,要么选择这众生,没有第三条路了啊。”白夜很担忧,“而且,此事不比其它,殿下对都灵殿下一往情深,要不然当初也不会站在人族的对立面,与夫子相抗衡。”

黑无不说话了,他抬头看了看天,却见乌云密布,说道:“要下雨了,走吧,先回巡检司,殿下的事情,不是吾等所能揣测,当初我们已经错了一次,总不能再错第二次了吧。”

白夜也不说话了,她抬起头看着天,不仅仅是这天要下雨,是这中州都要下雨,搞不好就是雷霆暴雨,秦墨与古世家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学宫后山,黑无与白夜离去后,天鉴司却并没有着急走,他抬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说道:“殿下的动作,快的连老夫都反应不过来。”

“你是说这法道吗?”秦墨奇怪道。

“殿下明知故问,自然不是这法道,而是对古世家的行动啊。”天鉴司看着眼前的青年,想起了很多。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秦墨时,其实并没有太将秦墨放在眼中,因为那时候的秦墨太弱了,如果不是都灵跟在秦墨身边,天鉴司根本不会关注他。

谁想到那个少年,几经蹉跎,成为了如今的学宫小师叔,也成为了人族顶天立地的脊梁。

如今人族东岳地皇深陷星空,北辰地皇闭关养伤,西域地皇立下佛门,道主又立下了道门。

中州古世家也是乱糟糟的,唯一撑起人族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他要对抗的,不只是道佛和古世家,对抗的还有那些想要超然地位人,对抗的也是旧的制度。

天鉴司之所以如此相助秦墨,便是因为秦墨立下法道,这也是圣皇的遗志。

“其实我从没想过要处置古世家。”秦墨笑着道,“若非是价值对立,或许我还会拉拢他们呢。”

“哦,殿下派莫邪去东域是何意?”天鉴司问道。

“当然是请太岳书院的老古董来学宫立法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们更有资格立这人道法典了。”秦墨当初去过太岳书院,知道这是一帮顽固到令人头痛的老家伙,但他们都是讲道理的。

虽然顽固,可有时候却顽固的可爱,而且他们不怕得罪任何人,连夫子上太岳书院,都会被他们训斥,更别说是古世家的人了。

“高明。”天鉴司竖起大拇指,“不过,就怕道门不肯放人。”

“哈哈哈,那你就错了,你不了解那些老古董,立下法典这种事情,他们绝对不会落后于人,至于道主的阻止?那根本没用,他们可是连夫子都不畏惧的,又怎么会畏惧道主?”秦墨笑着道,“要是道主真的留人,我估计整个道门都会翻了天,毕竟道门可是以太岳书院为基础立下的。”

“看来是我多虑了。”天鉴司点了点头,“如此我便先回皇城,法典有我守护,你无需担忧。”

“多谢。”秦墨拱手一礼。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天鉴司回了一礼,转身离去。

平静的天色,突然风云变幻,古世家的主事者齐聚一堂,正是之前拦阻二丫的那七位老者。

“学宫竟然接下了挑战,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姬家的族老开口道,在姬家除了老祖姬浩然之外,就他的地位最高了。

盘家的人,却是盘亘这个老爷子了,他一听姬家族老的话,沉吟道:“道一向来谨慎,如果说是莫邪答应的,到是不出所料,但莫邪最近离开了学宫去了东域,只有道一主事,除非……”

“除非什么?”众人都看着盘亘。

“除非秦墨回来了,这个小子做的决定,向来飘忽不定。”盘亘猜测道。

“他回来了?可是,为何我们没有任何察觉?”各大古世家都在学宫外有眼线。

“以他如今的实力,要想瞒过那些眼线还不简单,如果是他回来了,那一切都得从长计议了。”盘亘谨慎道。

“即便他亲自回来,又如何破得了此局?”他们也不是小看秦墨,而是此局就是死局。

秦墨答应下来,无非就是两种结果,输或者赢,他输不起,赢也赢不起,不接受挑战,那就得跟他们彻底对立。

盘亘看着众人的表情,心底很是无奈,说道:“还是不要小看了他,都说逼急了我们,我们也会给学宫颜色看,逼急了他,恐怕我们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要圣道五谷的种子做什么,传播出去吗?”赢家族老奇怪道。

“怎么可能,如果我们不支持他,法道根本无法在中州连成一片,拿了圣道五谷的种子,又有何用,没有我们的允许,谁敢私种圣道五谷?”姜家的族老说道。

“嗯,不管他是什么打算,既然已经应战,总得有个决定,诸位觉得此局是继续下去,还是就此作罢,一起决定吧。”盘亘说道。

“赌了。”众人异口同声。

盘亘无言,如果是寻常时候,他还能上学宫一探究竟,但此时古世家跟学宫,也就剩下最后那一层皮了,撕破了可不好看。

南昌白癜风医院
徐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妇科医院
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徐州好的妇科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