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詭譎屋的秘密全文閱讀

2019-05-22 07:17: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兩百九十九章鐘樓的秘密二鐘樓里的一切安靜下來,只剩下兩具尸體和機械室里面的一片狼藉。№雜☆志☆蟲№大鐘機械室里面還有很多腳印和指紋,除了eternal自己迫不得已留下的以外,剩下的應該都是文玉雅的,有可能還有兇手的1兩個指紋,在他拋棄尸體的時候留下的,不過并不能肯定。寒風依然咆哮在敞開的空間里,連接鐘樓和塔樓的懸梯被寒風吹得不斷搖晃,仿佛隨時隨地都會斷裂,掉進雪地里面去。在懸梯的下面,女主人房間的外圍被突出天臺給遮住了,那里是謝云蒙曾進入墻壁的地方。視線繞到鐘樓正前方,大鐘表盤上的指針早已經停止走動,被冰給凍住了,停止走動的原因很簡單,機械室遭到人為破壞,破壞著就是文玉雅和那些大大小小的尸塊。大鐘的時針和分針停在早上9:30,這幾天沒有人聽到它敲響過,說明大鐘在眾人進入詭譎屋的第一個白天就停止運作了,也說明文玉雅是在12月30日的早晨9:30之前就被人關進了機械室里面,那時,惲夜遙還沒有去找她,這又是一個怖怖說謊的證據。大鐘表盤周圍的鐵環已生銹,上面所有的零件都像是凍結了一樣,看上去反射著一層冬季里特有的光芒。除了鐘盤這一面以外,鐘樓頂端其他三面都是開放式的,寒風在鐘樓周圍呼嘯著,雪花飄進鐘樓內部,就連機械室和水槽里也沒有幸免,不過并不會堆積起來,這得益于鐘樓突出的屋檐。屋檐上層層疊疊的厚瓦與褐色塔樓相連,阻擋雪花大面積覆蓋站立的地方,兩處屋檐相連的地方正好是懸梯上方,所以懸梯上基本沒有積雪,繩索如果不受潮的話,也不會凍得很利害,人可以正常在鐘樓和塔樓之間移動。在陸浩宇房間反向打開的房門里,可以清楚看到兩具尸體的樣子,從外向內看,門口由于溫差,一些冰層有些微融化現象,不過體表溫度感覺上去并沒有多大變化,外面的寒冷還是占了上風。時間已經快要到第三天的清晨了,除了eternal之外,暫時沒有人可以顧及到這里,在不知不覺中,全部塔樓好像搖晃了一下,無頭尸體的一條胳膊也隨之移動到門框外面,懸梯因為一側的不穩定微微晃動著。看來沙子的作用已經波及到了塔樓,‘紙牌’別墅就要開啟它最后的模式了,惲夜遙必須盡快破解剩下的謎題才行。我們把鐘樓上的秘密交給eternal,黑貓已將他喚醒,此刻的‘永久之心’看上去像極了惲夜遙,一樣覆蓋住眉梢的劉海,一樣明亮迷人的眼眸,黝黑瞳孔中帶著迷茫,精雕細琢的臉龐上沒有一絲贅肉,臉部線條柔和,菱形的嘴唇自帶性感,皮膚看上去就像是冬日里溫和的陽光一樣細膩,令人忍不住想要撫摸靠近。黑貓就趴伏在eternal的胸前,靜靜看著他睜開眼睛,那雙藍色瞳孔正對著黝黑色寶石一樣的眼珠,eternal不由脫口而出:“藍色珍珠?”“喵~”一聲輕喚讓eternal瞬間回神,趴在自己身上的不是什么藍色珍珠,而是一只黑貓,他撐起上半身,想用手撫摸一下黑貓的腦袋,沒想到小家伙卻一躍躲開了,并不愿意被人撫摸,好像剛才的親昵和焦急都是作假的一樣。從地上爬起來,eternal想要再次俯下身體靠近黑貓,它卻像對待謝云蒙時一樣,跑進了黑暗的陰影當中,只留下一雙藍色瞳孔看著當事人,看來這類反應,肯定是被人訓練了很久才形成的。對待每個人,或許黑貓都會這樣做,它被訓練成為在他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施以援手,而真正有人想要靠近的時候,一定要避開。介于信任和不信任之間的態度是否是和它的主人一樣呢?eternal看出了黑貓是個訓練有素的寵物,一定有主人,也就不再與它互動了,只是說了1聲:“謝謝。”便自顧自朝著房門口走去,但是十幾秒之后,他又無奈地停住了腳步,因為黑貓居然在背后拉扯他塞在床底下的衣服。“喂,你不要亂動,這些衣服等一下我還要穿的,破了可不好。”eternal喝止黑貓,但完全沒有用途,于是他伸手想要抱住黑貓的身體,小家伙發現身后有手伸過來,立刻放開口中的衣服,竄到了墻角邊,盯著男人看。等男人退開幾步,它又如法炮制去咬床底下的衣服,反復幾次之后,連eternal的耐心也耗光了,他趁其不備,一腳踩在了黑貓的尾巴上,這一回,小家伙除了慘叫,什么轍也沒有了,只能在原地打轉企圖掙脫身后的束縛。“說了,你不要亂動我的衣服,我現在要回去驗尸,你也乖乖到別的地方去。”eternal像對待不聽話的孩子一樣再次伸手想要抱起黑貓,猛然間聽到身后傳來少女的聲音:“小遙,這是我養的寵物,它沒有我的命令,不會離開塔樓里面。”——三樓上,眾人回到了與小衛生間和樓梯間相連的出入口附近,謝云蒙這時候犯愁了,小遙受傷很重,根本不可能爬進狹窄的密道,他也沒法背著小遙進去,要怎么辦才好呢?刑警先生讓其他人先走,自己留下來同老師商量對策。柳橋蒲對惲夜遙的狀況也很憂心,他不時摸著演員的額頭,確定有沒有因為感染而發燒,這棟房子里醫療設備極其有限,消炎藥和白藥也不多了,還有好幾個傷員要照顧,自己孫子柳航也是其中之一,而且和惲夜遙一樣是個重傷員。柳航現在還能自主行動,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沒有跟著其他人一起進入密道出口,而是留在了爺爺身旁待命,怖怖此刻也在他的身邊,保持著聽天由命的模樣。她一直在想著過去的小女孩舒雪,心里有點不想離開三樓。而且怖怖知道三樓沙子為何會漏出來,她也知道惲夜遙的推理只正確了一半,還有一半藏在怖怖心里,讓她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最后幫助演員先生一次,也算是做一件好事,彌補她對舒雪造成的傷害吧。壓抑住舒雪給她造成的影響,怖怖安靜地站在那里聽著刑警們的對話。柳橋蒲說:“小航,從三樓離開還有其它的通道嗎?”“爺爺,有是有,不過過去會浪費很多時間,而且我也不肯定機關的打開方法。現在我們所處的位置在危險中心,小遙說過,沙子會流到六邊形房間的地板中央,凝聚起來,加上水的重力,壓垮1樓靠近女主人房間和客廳的中央,一旦一樓被壓垮,二樓和三樓必定一起坍塌下去,這些木頭墻壁,都不是整塊木料制成的,縫隙也很松散,下面垮掉的話,就很難保持完整的形態了。”柳橋蒲點了點頭,認可孫子的分析,他敦促說:“小航,不要廢話,這些道理我們知道,你趕緊具體說說另一個出入口的情況。“柳航說:“其實爺爺你們也知道那里可以出入,因為曼曼不就是從那里離開樓梯間的嗎?”“你是說連帆死亡的房間?”柳橋蒲問道。“是的,那間房間與樓梯間相隔的墻壁可以打開,但只能從內部開,外面無法進行任何操作。機關在單人床與墻壁之間,打開方法我真的不知道,由于我進入的時候是怖怖從里面開啟的,而我自己沒有時間去研究那里的機關。”“不管怎樣,我們必須試一試,小遙肯定沒法從這里出去。”謝云蒙說,他心疼的看著惲夜遙,單手托住演員先生的身體,另外一只手伸進了他背后的衣服里,正在肯定傷口的狀況。惲夜遙紅著臉抱住刑警的脖子,臉埋在他胸前,感受到溫暖的氣味,又有些昏昏欲睡了,畢竟這幾天來,他又是感冒,又是受傷,還連續兩個晚上沒有睡覺了,像謝云蒙那樣強健的人也吃不消,何況是平時不干多少體力活的演員先生。第三百章關于餐館結構以及神秘死者的推理上我們之前很多次提到了‘紙牌’別墅的結構體系,餐館的結構也大致說明了一些,從中我們可以分析出相似的地方,同時推斷文玉雅在距離餐館時的初衷。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必須提出來,那就是舒雪身上存在的一些問題,一直以來,舒雪在案件進程中同eternal一樣作為隱藏人物出現,生死不明確,與文曼曼和文玉雅的關系也處在模糊的邊緣。舒雪對于文玉雅來說肯定是重要的存在,從文曼曼假扮女仆將文玉雅帶出大鐘機械室那一段就可以看出,當時文玉雅一看到文曼曼就安靜下來了,并且脫口喊她舒雪,這個反應可以說明,第一,文玉雅認識舒雪并且印象深刻,在失去理智的狀況下仍然可以因為舒雪的出現安靜下來。第二,文曼曼和舒雪兩個人的外表確實有類似之處,她們有血緣關系的說法也不是空穴來風,佐證了文曼曼的說法。在文玉雅安,文曼曼的話語也很奇怪,她不僅不愿意讓刑警先生聽到她們的對話,而且還欺騙文玉雅若管家先生在外面,讓她不要大聲張揚,自己帶她一起去漫步等等。這些話突出了甚么呢?首先,管家先生對舒雪的事情是清楚的,而且阻止舒雪和文玉雅見面,有可能管家先生也有份,所以文玉雅非常畏懼他知道舒雪出現在自己眼前。其次,文玉雅也許有把柄掌握在詭譎屋某些人手中,比如怖怖,管家等等。這個把柄可觸及法律,致使文玉雅不敢提及舒雪和過去相干的事情。文玉雅這兩個女兒的事情,除了文曼曼之外,怖怖和廚娘都提到過,而且他們應當都親眼看到過文玉雅的女兒。怖怖目前看來應該比廚娘婆婆知道的更多,尤其是關于舒雪的真實身份。怖怖被惲夜遙拆穿身份以后,從她的回憶中,我們知道她認為文玉雅當年拋棄了自己年幼的小女兒舒雪,而且離開詭譎屋一直到現在根本就沒有問起過舒雪的狀況,其實不然,在怖怖到餐館當小女仆之前,舒雪一直以小女仆的身份在文玉雅餐館里面幫忙,而且每天早晚的出入時間同怖怖幾乎一樣,如果事實如此,那么可以說明文玉雅和舒雪并沒有相互忘記,而且舒雪在詭譎屋火災之后的幾年里,還是活著的。但很多情況都說明,和怖怖一樣在餐館里打工的少女很可能不是舒雪本人,首先就是年齡的問題,假設文曼曼的敘述是事實,舒雪是她的妹妹,文玉雅當年送她下山找養父母的時候,文曼曼只有四歲半,也就是說,舒雪還只是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幼兒。送走文曼曼不久之后,詭譎屋就產生了火災,偏屋完全被燒毀,安澤也被警方肯定死亡,就算再過幾年,等詭譎屋恢復元氣,舒雪也頂多是個十歲不滿的小孩子,對很多事情的理解能力都不夠,不可能到文玉雅餐館里去打工,更不可能利用時間詭計早出晚歸,避開詭譎屋中家人的視野。其次,就要涉及到長相的問題了,就算文玉雅當時思念女兒過度,被潛意識中的人格控制,疏忽了年齡,但也不可能連女兒長什么樣都看不出來吧,長大之后的樣子和小時候總會有七八分相似,臉型和氣質有可能會改變,但是五官長相,尤其是眉眼絕不會有很大的變化。當年管家先生和廚娘婆婆是絕不可能扮演成少女的,唯一有可能假扮舒雪欺騙文玉雅的人就是怖怖(女主人安茜),怖怖為了保持少女的姿態容貌,不惜用父親剩下的財產去整容,雖然留下了一些整容后遺癥,但也成功騙過了周圍人的眼睛,化身小女仆在詭譎屋中出入,暗中管理父親留給她的別墅。怖怖在父親死后,依然不敢以安茜的身份出現自然有其根本原因,這個原因需要惲夜遙來推理,我這里不作解釋,我們回到目前的問題上面,來看怖怖,文玉雅和文曼曼三個人的長相,文玉雅和文曼曼的長相在第一第二章的時候已經敘述過了,她們同樣是氣質很好的女人。對文玉雅的描述時,他很像一個城里保養良好的中年老板娘,而且看上去不滿40歲,五官都十分養眼。對文曼曼的描述是,除扁平的臉型之外,她的五官并不難看。而且身材氣質很好,屬于能吸引男性眼光的那種類型。撇開最后的情節,光從一開始的描寫上來看,文玉雅和文曼曼有類似之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怖怖就不同了,在連帆房間產生神秘人失蹤事件的時候,我們曾描述過怖怖的長相,總結一下就是其實不漂亮,而且很難吸引周圍人的眼光。除了有些扁的臉型之外,其他地方與文曼曼和文玉雅都相去甚遠。這也可以解釋之前怖怖中了惲夜遙的計謀,被騙扮演文曼曼重新上三樓的時候,為什么穿著斗篷,戴著帽子,而且一直低著頭的原因了。以這樣的長相要長時間在文玉雅面前扮演舒雪,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綜上所述,得出兩點結論,第一,過去進入餐館工作的名為舒雪的小女仆絕不可能是怖怖扮演的;第二,舒雪本人由于年齡問題,也不太可能進入餐館工作,除非之前關于舒雪的說法被推翻,找到新的證據。還有,從怖怖本身來講,安澤死亡之后,她實際上已擺脫父親的控制了,詭譎屋基本是她和管家先生兩個人在做主,沒有必要再去為了舒雪的事情,刻意到文玉雅餐館里去打工,如果硬性扮演舒雪被拆穿,倒是會牽扯出文玉雅不知道的事情,也許于她不利。怖怖只要裝作與舒雪有失蹤毫無關系就行了,就算文玉雅問起,也得不到什么結果。她后來以自己的身份到文玉雅餐館打工是另外一回事,也許怖怖發現詭譎屋中有些什么事情正在產生變化,不是她可以掌控的,或者她覺得白天呆在詭譎屋中已經不安全了,這些都有可能成為她利用時間軌跡在餐館里打工,避開詭譎屋家人的動機。目前在詭譎屋中,要找到舒雪身份的突破口,第一就是怖怖最好能夠開口,對刑警和盤托出過去發生的事情,和自己是如何利用舒雪擺脫控制的,她應該是除文玉雅之外,最了解舒雪的人了。第二就是證實廚娘婆婆的話是否是事實,或許能得到更多關于文玉雅和她兩個女兒的線索。第三則是從文曼曼身上入手,搞清楚文曼曼是不是是文玉雅的大女兒,假如是,那么當年文玉雅為什么要將她送人的原因,很可能牽扯出詭譎屋火災隱藏的秘密,也就能涉及到舒雪了。目前房子里的人無暇顧及舒雪,我們來看文曼曼這邊的情形,檢查餐館之后,文曼曼得出了同詭譎屋主屋差不多的結構推論,這個小姑娘非常聰明,從一開始他惲夜遙的對話中,我們就可以窺知一二了。餐館的結構有幾個重點,第一,就是屋頂上的水閥;第二,是墻壁里的沙子;第三,1樓的水泥磚瓦結構墻壁到底有多少承重能力?第四,墻壁里除沙子之外還有甚么?第五,她發現的神秘闖入者到底是通過哪里進入旅店的?第六,雪地里的那具尸體,到底與案子有甚么關系?是不是和現在詭譎屋里某個正在行動的人有關?這些問題都不是一句兩句話可以解釋清楚的,我們一個一個來看,同時與詭譎屋主屋的結構作比較。屋頂上的水閥,12月30日的晚上被某個人啟動了,并且不斷在房子周圍灑水,直到將整棟房屋冰凍起來為止,這么做乍一看上去,應該是想要困住雜貨店老板夫婦,讓他們沒法走出文玉雅的餐館,但仔細想一想這樣做毫無意義,雜貨店老板夫婦根本與房子里的兇殺案沒有一點關系。他們一直在外圍,對兇殺案的事實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幫助刑警照顧西西而已。為什么會有人想要困住他們呢?這一點根本解釋不通,所以說在整個房子周圍灑水的目的不是為了限制雜貨店老板夫婦的行動,也不可能是為了要嚇跑他們。因為房子里并沒有甚么犯罪證據,只是墻壁和沙子說明不了甚么問題,雜貨店老板夫婦也不可能想到餐館的結構和詭譎屋有什么類似之處,而跑到詭譎屋里面去確認。文曼曼同樣也是如此,她也不知道詭譎屋里面目前產生的問題,只知道大家依然在圍繞著兇殺案尋找線索。夜晚水閥的啟動,導致一樓空調和所有電源無法使用,逼著所有人為了取暖上到了二樓,按照現在的分析來說,等因而把危險系數提高了。但還是那句話,殺掉這些人毫無意義,除非他們涉及到過去的秘密,或他們有可能知道過去的秘密。那有沒有可能兇手的目的,就是要讓這些人上樓去發現房子的秘密呢?或者想辦法讓這些人上樓的,根本就不是兇手,而是想要還原事實真相的人呢?不得不說,根據現在房子里人物關系的相互關聯程度,這類可能性的概率還是非常大的。也許是曾經被拐賣的孩子回來復仇,并用各種方法拆穿房子里的秘密,幾個年輕的舞蹈學院大學生以及之前的死者,都有可能是其中之一。總之,水閥的啟動現在看來只做到了兩點,第一讓雜貨店老板夫婦發現了雪地里腐爛的尸體。第二將所有人變相困在二樓,以促使他們去研究房子結構上發現的細節。沙子漏出墻壁肯定跟夜晚灑水的過程有關系,但是沙子是干燥的,說明墻壁外圍可能涂上了防水層,只有文玉雅曾經蝸居過的那間小房間例外,因為水是從那里引導出去的,里面濕潤也不足為奇。二樓墻壁是防水的還有一個證據,就是空調,之前文曼曼分析,二樓和1樓的空調應該是分開設置電源的,只要二樓墻壁外圍防水,就不會受到影響。空調的外機可以設置在墻壁夾層里面,而空調的排水管通過1樓墻壁外圍就沒事了,水不可能從一樓往上走。這也同時佐證了沙子為什么是干燥的原因。但為何說沙子漏出液和水有關系呢?是由于冰和水的作用,大量流水遇到寒冷的空氣,一晚上結成厚冰,這些厚冰在一段時間以后,會導致木板結構的墻壁變形。這樣說吧,一樓是水泥磚瓦結構,墻壁各方面的承受能力都比較強。二樓不同,木頭雖然做了防水處理,但極可能會由于質地不夠堅硬,或質量不佳等原因,在加厚冰層的壓抑作用下,向內部彎曲變形,擠壓墻壁里的沙子,時間1長,導致一些沙子,不得不從內側墻壁的縫隙中被推擠出來。接下來我們來看第三點,1樓水泥磚瓦墻壁到底有多少承重能力,這里我們僅僅是指它能夠承受多少從上而下的重力,話題回到詭譎屋的結構上,枚小小發現詭譎屋主屋一樓文娛室和餐廳之間的承重墻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牢固,而且墻壁有幾個特點,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第一。承重墻去掉軟包層以后,里面的水泥表面非常粗糙,有很多尖銳的小刺突出在那里,好像是水泥干燥之前刻意用模子印上去的。第二,一樓幾個房間里的靠背椅可以拿來作為墻壁的支撐物,怎么說呢,墻壁上的突出正好可以卡進靠背椅背部的小孔中,構成固定點,如果把全部一面墻壁都頂上椅子,是不是可以增加很多承重能力呢?這個暫時不確定,但絕對不能排除這類可能性。第三,回到墻壁的牢固問題上面,枚小小雖然受到過專業的訓練,但也不至于1腳就讓水泥墻搖晃,如果不是墻體內部本來就松散,或地基不穩,她是無論如何也撼動不了半分的。而且,一面墻壁如此還不要緊,要是其他承重墻都是這個樣子,那就代表一樓非常容易被壓垮,危險系數大大增加了。那么我們來分析看看,1樓是不是每一面承重墻都如此呢?答案是否定的,最少客廳的四面墻和餐廳其余的三面墻不可能這樣。做過軟裝修的只有娛樂室這一間房間,其他地方都是直接在墻壁上刷上油漆,非常光滑平整。也就是說,很可能只有枚小小踢過的這一面墻壁非常松散,這面墻壁的中心點在哪里?在主屋二樓機關入口處的地板下面,二樓上囤積的沙子很有可能全部都會集中到這里,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印證了惲夜遙推理中確切出現了致命的毛病,沙子并不會流向六邊形房間地板的中心點,而是會全部集中到一樓承重墻最脆弱的一點上面,對文娛室中的幸存者造成致命威脅!而且主屋三樓上的人如果還在出入口附近徘徊的話,也隨時隨地會由于坍塌而死亡。這一點惲夜遙的受傷倒是有可能會救他們一命,因為演員先生傷勢嚴重沒有辦法從狹窄的密道出入,所以謝云蒙決定帶他回到三樓走廊最里邊的那間房間,從上面有缺口的墻壁,想辦法回到進入三樓之前的樓梯間里面去。雖然走廊是迂回型的,最外邊的出入口和最里面的房間幾乎挨在一起,但要回進去并沒有捷徑,只能再次通過彎彎曲曲的走廊,而且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如果眾人全都放棄從小衛生間頂上的出入口離開,而是跟著刑警演員一起行動,那末他們就很有可能在到達最里面的房間之前,避過房屋坍塌的危險,保住性命。那個在二樓水箱邊上行動的神秘人,他的想法可以讓我們確定,詭譎屋主屋只會坍塌一半,而保留下來的另一半,就是兇手和幫兇們最后的隱蔽之所,他們只有利用房屋坍塌的機會,將刑警和偵探全部置于死地,才能保住自己的秘密,因為現在惲夜遙的計劃,讓很多不可能開口的人全都道出了自己的秘密,偵探的推理越來越接近核心,兇手也將愈來愈害怕,或許這就是他冒險啟動房子最后程序的根本原因所在。說完了詭譎屋中沉重墻壁的關鍵點,那末我們要來看看,與餐館承重墻相比的話,又能給我們帶來什么樣新的線索。

汉诺威消费电子展开幕物联网或成热点希望之星著名的厄运之钻寄云科技基于大数据的企业创新

宁海县海洋与渔业局召开渔船安全生产会议
省属国企启动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
前几天在淘宝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