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八十张车票

2019-05-12 19:54: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尹文海和女友小霞谈了一年多的恋爱,眼见快到情人节了,他打算给小霞买点礼物。买贵的,他有些舍不得,买便宜的,又觉得拿不出手。

这天,他走在小巷里,脑子里想该上街买些什么呢,一辆摩托车“呼”地从身旁驶过,正拐过前面的巷口时,突然从车后座上掉下一个皮包。尹文海大叫一声:“你的包掉了!”可骑车的男子根本没听见,早就消失在巷口。

尹文海走上前去,从地上拾起皮包,打开一看,里面有近千元钱。他回头看了一眼小巷,静悄悄的没有人。突然他脑袋里闪出一个念头来,看来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啊,这些钱正好可以买礼物送给女朋友了。

他拿着包兴冲冲地出了巷口,就往珠宝店走去,好歹这些钱也能买一个像样些的戒指。

转过一条街来到珠宝店门口,刚踏进门,就听有人叫道:“你怎么在这,是不是想买东西?”回头一看,正是女友小霞。

尹文海大喜,急忙说:“对了,我正想给你买一枚戒指呢,本想给你一个惊奇的,既然你遇上了,就自己去挑选吧。”

小霞看了一眼尹文海,笑道:“你的家底我还不知道?想逞能吧!还是别乱花钱了。真想送我礼物,送一朵花就行。”他们都是在外打工的,能有多少收入大家都清楚的,两人都为将来做准备,是不能有多余的钱来买这些奢侈品的。

见小霞不相信自己,尹文海急忙拉开手中的包,露出里面的钱来:“你看看,我真的刚得到一笔钱,正准备给你买礼物呢!”

小霞接过包来一看,果然见包里有一千多元钱,吃惊地问道:“你这钱哪来的?”

尹文海一怔,刚才他只看到包里的钱,就高高兴兴地来了,还没仔细看看里面还有些别的什么呢,万一有丢包人的身份证之类的话,让小霞误认为自己是贼,可不是好事。他急忙说:“是老板刚给我的奖金。”嘴里说着,伸手想去将包拿回来。

谁知小霞一闪身,让他的手抓了个空。她拿着包翻了一阵,尹文海的心也吊了起来。眼见包里除了这些钱和一个纸包外,并没有任何证明主人身份的东西,他这才放下心来。急忙说:“走吧,进去选一件你喜欢的。”又想拿过皮包。

小霞却没走,而是将皮包里的那个纸包拿出来,问:“这是什么?”尹文海急忙说:“我也不知道,刚才是一个朋友给的,说让我替他拿一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话音未落,小霞已经将纸包打开,两人低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这些纸片不是别的,全是清一色的车票,

这些车票大纸有七八十张,全是从这城里到金城市的往返车票。小霞看了一下,有最近的,也有一年多以前的。她面色一变,突然问道:“你去了金城这么多次,怎么没听你跟我说过?”

尹文海急忙解释:“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是一个朋友叫我帮拿的,我也不知道他留这些车票做什么。”

小霞冷笑一声,说:“谁这么无聊啊,没事专门收集车票?说吧,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纪念意义,所以你才舍不得丢,一直收藏着。”

尹文海一听不好,这小霞什么都好,有时就是爱使一些小性子,有时又有些多疑,让他又爱又恼。他急忙申辩,可小霞哪肯听他的,拿着皮包说:“说不定这一年来,你一直去会某个女人呢,你不解释清楚,我们之间就算完了。”

小霞说罢也不理会尹文海,气冲冲地走了。尹文海的头一下子大了,小霞这一说,很多事情真的说不清楚了,他可不敢说包是捡来的,小霞为人正直,知沙发上看报纸美女模特裸肩美胸撩感足道他捡了钱据为私有,一定看不起他的为人。他【mane系列】岛国骑兵番号出处mane-006二阶堂百合(二階堂ゆり)贴切的暖心服务再去找小霞时,小霞却不愿再理他了,声称不将车票的来历解释清楚,就跟他分手。

尹文海无奈,思索着怎样解开小霞的疑虑。当天他就将阿旺叫来了,对他说捡了一个皮包,希望阿旺帮承认车票是他的,但尹文海并没有说钱的事。阿旺埋怨道:“你也是大意,没事捡一包车票放袋里做什么?”尹文海只得说:“我看那只皮包挺好的,就留了下来,哪想里面有这些东西啊。”

阿旺点头同意了,两人找到小霞,阿旺立即说那些车票是自己的。

小霞就问:“那你留这些车票做什么?”阿旺一怔,幸好刚才他路上已经想好了,就说:“我认识好多金城市的人,他们都是在单位上班的,有时来往搭了顺风车,又想找车票去报账。所以我就专门收集那里的车票,给他们拿回去报,他们也给我一点烟钱。”小霞感到奇怪:“旧的车票日期也不对啊,人家也要?”

阿旺笑道:“虽然写有日期,但报账时都要在车票上签名的,如果有意将名字写在日期的地方,一般财务也不理会的,他们只看票价和地点。”

小霞神色似乎缓和了许多,尹文海刚要放下心来,突然小霞又问:“从这里到金城,今年和去年的票价是多少?”阿旺又是一怔,只得说:“我也没看清,大约八九十块吧,不过他们拿了票只是给我十块。”小霞冷笑一声说:“收集了两年的票,竟然不知道票价,这也太离谱了吧!”也不理会两人,独自走了。

尹文海真没计了,急忙追上去,承认这包是捡来的。

小霞怒目一瞪,说:“捡?我看你是偷的,我虽然只是个打工的,但决不会跟一个贼谈恋爱。”不管尹文海如何发誓,她就是不信,最后还说:“除非你能找到失主,证明你不是偷的,要不然以后就别来找我了。”

尹文海现在真恨当初为什么去捡这么一个皮包了,里面的钱一分没用,反倒将女友给弄丢了。想来想去,现在要想挽回小霞的心,只好找到失主了。他来到当初捡到皮包的巷口,希望能看到当时掉车票的人,虽然有人来往,但问了很多人,都没有谁承认掉过这么多过期车票的。

等了两天,仍然没找到人,尹文海真无奈了,突然他想起一个主意。当天他制作了一块牌子,上写几个大字:寻找丢失车票的人。

他扛着这张牌子沿着街上走,这一异常的举动,自然引来不少行人。人们问他时,他并没有太多的解释,只是说捡到去金城市的旧车票数十张,希望能找到失主。

听的人都乐了,说这人神经有些不正常,有谁还会去要旧车票啊。很多人更是认为他是有意炒作,纷纷嗤之以鼻。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不正常的东西,越是容易引起轰动,没多久,城里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怪人了。

第二天傍晚,正当走得筋疲力尽的尹文海从街上往回走时,一个年轻人拦住了他。当问清楚这人正是失主时,尹文这才松了一口气,立即带他找到了小霞。

小霞问他为何收集这么多车票,年轻人说,这些车票是他和恋人相爱的凭据,他和女友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相识的,女友是金城市的人,由于相距较远,他们两人每天都只能用电话相互问候,谁有时间,就去对方的城里相见一回,近一年多来,他们共来往了四十次,所以有八十张车票,他们一直将车票保存着,作为见证恋爱的过程。因为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这天专门拿这些车票去找一家书画装饰公司,打算将这些车票贴在一起装裱起来,作为新婚的永久纪念品。没想到路上不小心失落了,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办法寻找,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急得他都瘦了好几斤,真没想到有这么好心的人,拾到后还专门想办法找到失主。

小霞笑道问:“你的女友叫阿静?”年轻人点点头说:“对,她叫何静,你怎么知道。”小霞当即将包拿了出来,说:“车票上写着呢。”

年轻人见里面的钱和车票都在,连声道谢,并愿意将这些钱作为谢礼,但被小霞谢绝了。

尹文海终于放下心来,对小霞说:“这次你相信我不是偷的了吧。”小霞笑道:“其实我一直相信你是不会做贼的,但如果我不这样逼你,你怎么会想办法去找失主?”

小霞这才说出原委,她刚看到车票佐佐木真理亚(佐々木マリア)资料时,就发现有一些车票上标有一个静字,可以看出,车票分别是两个人收集的,立即猜出这是一对恋人相互间来往的信物,因此才有意诬陷尹文海,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将这些信物还给人家。在她看来,这对恋人既然能坚持收集这些车票,他们一定将它看得很重,失去这些信物对恋人的打击是无法预计的。小霞说:“因为我不希望爱留下遗憾。”

年轻人千恩万谢地走了,还邀请他们到时去参加婚礼,小霞高兴地答应了。

尹文海这时才知道小霞的真正用意,想到自己的行为,不由低下了头。小霞说:“幸好你找到他了,也没有给我们的爱留下遗憾。”尹文海问:“如果找不到人,你会真的不再理我了?”小霞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说:“如果你真的用捡来的钱买了戒指送给我,你说,这是不是很遗憾的事?”

尹文海激动地将小霞拥在怀中,心里想,这样的好姑娘,他一定不能让爱留下任何遗憾。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