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第四十六章開始謀劃

2019-05-22 07:08: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瀏覽:淡藍色的天空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開始謀劃(小說屋 )“呵呵!有人說你老家某種程度上像非洲。”韓冰雪笑了笑。“我老家不是非洲,可跟非洲還是很類似的,都是資源很多,很落后,但是我們家的人不是非洲人,像是你說的,我老家的人并不笨,可為啥東北愈來愈落后?”我反問了一句。“難道是制度,我的老師曾說過,一個地區想要經濟發展,必須有適宜的制度、適宜的制度是促進經濟增長的機理、這種制度包括法律制度,經濟制度,政治制度等等,而制度的完善又反向依賴于社會經濟的進度,相互之間是相互促進,互為發展的關系,你老家之所以落后源自于制度上的落后,阻礙了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韓冰雪很是認真的說道。“哈哈!再好的制度也需要有人來執行才行,也就是必須要能貫徹落實下去,例如南非這個國家,當初也是發達國家,其制度不可謂不完善,可是曼德拉上臺之后搞成了甚么模樣。”我笑道。“南非確切衰敗了,國大黨根本控不住政治局面,老百姓早晚要拋棄國大黨的。”韓冰雪點了點頭道。“是啊!我曾在上看過一個帖子,標題是為何黨國會輸,下面回答無數,各種理論分析都有,從經濟到制度,再到一些亂七八糟的,可是最有說服力的卻是一張照片。”我道。“什么照片?能將這樣的大課題說透?”韓冰雪驚訝道。“一張獨輪車的照片,下面標注是淮海戰役時,1名農民給人民軍隊送物質用的。就這一張照片,說透了黨國失敗的緣由。”我認真的說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任何制度都是要人來執行的,當一個地區絕大多數的官吏都不遵照制度時,那任何制度都將不再有用,除非用劇烈的手段去改變一切。”韓冰雪道。“正是,所以我老家想要重新浴火重生,沒有徹底的改革是不行的。”說到這里我笑了笑,繼續道:“好了,不談這些了,我們還是弄點實在的,賺些錢才是正經的。”我不想在討論甚么社會問題了,這些東西離我太遙遠了,反正東北不賺錢我就去關內,關內不賺錢我在想辦法出國去賺錢,人總要奔著美好生活去。“是啊!鳳鳳的事讓我感觸很深,學一腦門子社會學,哲學也沒啥用。”韓冰雪有些沮喪的說道。“主要是我們本身不行,要是我們能考上清華、人大那樣的學校,學這些就有用了。”我笑道。“還是自身不行。”韓冰雪想了想道。“小雪,你為什么不出去補課,而是去賣服裝啊,你也是大學生,要學會用自己的知識賺錢,能考上本科的,高中學習也不會太差吧!實在教不了高中,初中應當沒問題啊!”我疑惑道。“我也補過課,不過賺不了多少,現在都是學校老師補課,生源就那么一點,并且現在有好多家長都不講信譽,補習了1兩個月,就說孩子學習成績沒上去,不給錢。而且還有其他同學競爭,補課的價格也不高,還不如賣服裝拿提成賺的多。”韓冰雪嘆了口氣道。“這不是愈來愈倒退了么!這補課的還不如賣服裝的。”我驚訝道。“也不能這么說,那些學校老師就能賺到很多錢。”韓冰雪笑道。“一樣的生意,不一樣人干效果就是不同,那你后來怎樣不做了”我笑道。“大四了,我準備畢業后找個正經工作,現在每天溫習考公務員和考老師的書。”韓冰雪道。“這就對了,有長遠目光,現在賺幾個錢看似解決了家里一時的問題,但是也沒啥大用途,有了正經工作就不一樣了。”我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么想的,申哥,你要做那種服裝生意。”韓冰雪笑道。“我想做兒童服裝,不過你跟我去看貨,會不會耽誤你溫習時間。”我問道,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兒耽誤了人家前程。“沒事,我一天復習四個小時就夠了,時間太多其實也沒多大意義。”韓冰雪笑道。“那謝謝你了,看完了貨我請你吃飯。”我笑道。“客氣了,你這么幫鳳鳳,應當謝的是我們。”韓冰雪道。“別這樣謝來謝去的了,搞得都生分了,我也算個小老板了,就由我來請好了。”我笑道。“好吧!”韓冰雪沒在推辭。我們用了大約四十多分鐘的時間跑到了東大溝市場,在路上韓冰雪將那里面一些服裝大致的進貨價格跟我說了一下,我帶她來一是價格我有點拿不準,2是服裝的質量我根本看不出來,她在這方面還是懂的。我們轉了十幾家店鋪,但是對于里面的貨品都不太滿意,一聽我倆是外地口音都是猛開價,再看質量也是一般,也懶得跟他們費口舌,要的那么高,就是以后做生意也沒啥誠信。“老板,買服裝么?我這都是自己設計的,您看看,質量也很好。”一個溫柔的女聲傳來,我一看是那個送我服裝冊子的女孩子。我對這個女孩子印象極深,由于她確實很漂亮,我來這幾次都沒到她這里,就是心中有那末一點點似乎是“懼怕”的東西。“你好,你還記得我么?”我穩定了一下心情,想到自己畢竟是有幾百萬身家的人了,也算是富裕階層了,面對一個漂亮姑娘,難道就沒有些自信么。“你是?”女孩兒明顯不記得我了。“你看看這個。”在她疑惑的眼神中,我將背包里面的那本服裝冊子遞了過去。“這是我設計的,你來過我的店。”女孩兒看到服裝冊子恍然笑道。“是啊!可是這里沒有我需要的類型。”我笑道。“你想要甚么樣式的服裝,說一下,我可以給你參謀一下,也可以按照你說的款式給你設計。”女孩兒笑道。“我們是做童裝的。”韓冰雪笑道。“我這里也有童裝啊!”女孩兒道。“在哪兒,我看你這里女裝比較多,而且你這服裝多以青春靚麗的形式為主,應當是主打年輕女性吧,這件似乎是仿艾格品牌的。”韓冰雪指著一件紫羅蘭色的紗裙道。“我本人很喜歡艾格這個品牌,所以設計服裝的時候風格有些偏向。”女孩兒似乎勉強笑道。被人指出仿制確切不怎么好受。“兩位如果想做童裝生意,可以看看我們另外一家店。”跟女孩兒在一起的另一個年輕女孩兒說道,這個女孩的姿色只能說是普通了。“好,我們去看看。”我笑道,對于韓冰雪剛才的行為很滿意,對韓冰雪笑了笑。“莉莉,你在這看店,我帶兩位去童裝店看貨。”漂亮女孩兒招呼了一下帶著我們往這個店的斜對面走去。“老板怎么稱呼。”女孩兒笑語盈盈的問道。“我姓申,這位姓韓。”我笑道。“老板的普通話好標準,是從冰城那邊來的么?”女孩兒問道。“是的!”我點了點頭。“我這有很多東北客商,貨物的質量您放心。”女孩兒的生意經看來練得很熟。“好。”我不置可否的應了1聲。我們穿過人流,走到一家叫森森的店鋪里面,店里面同樣有兩個女性售貨員,其中一個長得不錯,大大的眼睛看起來很有神,另一個則是普通人。“表姐,我帶兩位客商看看童裝。”女孩笑道。“好,請看,這些都是我們自己設計,找廠子做的,質量都有保證。”大眼睛女孩兒介紹道。“這個料子是什么的。”我拿著一件印著草莓,牛奶的淡黃色衣服問道。“這是全面絲光面料的,你摸摸,手感是否是很爽滑,有種摸到絲綢的感覺,這種衣服的顏色也是非常鮮明,很受小孩兒喜歡。”漂亮女孩介紹道。我將這件衣服放下,又走到另一個地方拿起一件上面印有各種顏色豆子的衣服。“這是純棉的,夏天穿著吸汗、透氣、不會產生靜電、不易蟲蛀,堅牢耐用,而且我保證我這純棉的衣服都是含棉量在95%以上的。”女孩道。我放下衣服似乎是不經意間向韓冰雪看了一眼。韓冰雪明白我的意思,用食指輕輕點了點。“老板我準備大批量的購進,每次不少于五百件,價格是多少?”我問道。“分型號,型號不同價格不同。”女孩道。“給嬰兒穿的多少,三到五歲的孩子多少。”我直接問道。“純棉的嬰兒裝一套一般是四塊,絲光棉的六塊,三到五歲孩子的純棉一套十塊,絲光棉十三塊。還有真絲織物、麻織物的,都是天然的,價格也比較高一些,真絲的沒有嬰兒裝,有童裝,但是三十五一套,麻織物的分不同麻,價格也略微不同,均價大約在十五塊左右。”女孩熟練的說道。“如果大批量的買進,能不能再便宜些。”我問道。“申老板,這已經很低了,我沒有要幌子,我看你也不是想費口舌講價的人,所以給了你一個很公道的價格,這樣吧,如果你能一次進五百件以上我就每件給你在便宜五毛。”女孩兒道。“送貨么?”我問道。“不送的,我們一般出貨也沒幾百件的,養不起司機和車的。”女孩兒笑道。“那好,我在考慮一下,你有么?”我也笑道。“你叫我小靜就行了。”女孩給了我一個號碼。“好的”我點了點頭,帶著韓冰雪走了。小說屋

上海一寺庙22万枚硬币买电器 银行员工称数到抽筋奇瑞捷豹路虎常熟工厂建成投产 国产极光正式下线从哪些特征看出宝贝发育迟缓

长江芜湖大桥应对清明井喷
易居发布上海2017年度房地产市场报告
新手持式信号发生校验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