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傲运天禧正文第20章清华行161人在天堂

2019-02-0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小说《傲运天禧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箓骑士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运天禧全集阅读正文第20章清华行161.人在天堂,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桂雨菲轻车熟路的驾车在前边,把我们这支风雪中的混编车队带到了一个名为碧丽国际俱乐部的KTV。

碧丽国际俱乐部是专为国际绅商、名流等尊贵人士而设的国际级商务会所,拥有32间超豪华KTV包房,一流玛田音箱系统、舒尔无线麦设备,附设主题式红酒钢琴酒廊,堪称京城娱乐的一流品牌。

我们要了一间很大的超豪华KTV包房,在众多服务生的惊异目光中,我被夹在众美女中间走进了超豪华KTV包房。

桂雨菲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和领班也很熟悉,她拿起菜单数了数在场的人数,刷刷点点的点了一堆小吃,然后把菜单往领班手里一拍。

“行了先点这些吧,这里不用你忙活了,有事我会叫你。”

乌兰妮和李美林始终陪在我左右,既象是两个女伴,又象是两个女秘书,其他的12名黑珍珠女特种兵没进房间,有8人留在了停车场,4人守在超豪华KTV包房门外。

我几次想让她们一起进来玩,都被乌兰妮拒绝了。

许丽仪笑着问乌兰妮:“她们也不吃东西,就那么一直在外面站着不累吗?”

乌兰妮笑了笑:“站在天堂也会感觉累吗?”

冯晓媛不解的问了句:“这不就是一家高级KTV吗,这也算是天堂?”

乌兰妮看了我一眼:“李美林小姐是知道的,在我们的眼里中国人就是生活在天堂里…”

李美林点了点头,静静地述说道:“在动荡的非洲,有大量年幼的女孩被绑架参军,甚至是被父母廉价卖给军队。不少女孩只有8岁,你们不要摇头,在非洲就是这样,这些小女孩不仅要冲锋陷阵,战斗结束了还要做男官兵们的慰安妇,除了战场上的死亡威胁,这些女孩子还面临性病和过早怀孕的危险。”

“啊!不会吧?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没人道的地方啊?”美女们一个个听得直摇头。

乌兰妮一脸的苦笑:“我8岁时,我家所在的村庄遭到一伙乌干达叛军的袭击。我和许多村里的姐妹都被抓走了,从此与家人咫尺天涯。一开始,他们要**我们这些姐妹,要我们成为他们的*隶,我拒绝了,并拼命反抗。后来他们要枪毙我们,许多姐妹被迫答应了,因为他们不给我们吃的。也许你们在8岁时从没有体验过被饥饿折磨三天三夜的滋味,我的反抗很强烈,一个黑人排长对我还可以,只要我帮他洗衣做饭,他用这种方式保护了我,我在他身边一干就是5年多,直到他战死了我才逃了出来。”

乔伊莲满脸惊恐的问道:“那你同村的姐妹们呢?”

乌兰妮说:“她们的命运更悲惨,根据欧美人权组织统计,非洲国家的15岁以下女娃娃兵中,有30%的人怀孕过,她们在生育后回到自己的家,成为了娃娃母亲。还有很多女娃娃兵死在战斗中,有些则想逃跑,但大都没有成功。即使其中有人侥幸逃回了家,也不得不过着屈辱的生活。因为曾被**过或未婚生子,这些女孩被家人和部族看得一文不值,对她们非常排斥,使她们很难再融入家庭。因此,很多女娃娃兵因为害怕遭社会谴责而不愿被解救出来,我很庆幸没有被男人侵犯,但是这话说出去根本就没人相信,直到后来玛丽妮和李美林两位天使姐姐来到我们村里,是她们带我离开那个地狱般的世界。”

乌兰妮说到这里,望向李美林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李美林微笑着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说道:“我和玛丽妮都是给老板干活的,你要感谢也只能感谢他。”

我皱了皱眉:“李美林,不要这样说,这都是你们做的事,我只不过是过后才知道,这都是安碧妮大姐做得好。”

李美林似笑非笑的望着我,说道:“怪不得大姐大总说你是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真是一点也不假,你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有一次你和大姐大说过…全世界至少有32个国家的30多万名儿童参与各种战争,其中情况最为严重的是非洲。还说在这些年幼的童子军中,有12万名8岁到16岁的女孩子,她们被强迫充当士兵、间谍、报信人、佣人和沦为*隶。当时你才16岁,那时你就说要尽力帮助这些儿童。”

我连连点头:“是有这么回事,可是这和乌兰妮她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啊!大姐大听了你的话,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还能有这么丑恶的灭绝人伦的事情,她亲自带我们到非洲考察了半个月,我们看到了比你说的还要凄惨的景象…”

李美林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眼泪就在眼窝里打转,声音也变得哽咽。

“非洲之行让我们看到了太多惨绝人寰的东西…在西非,参与武装组织和团体的女童中,32%的人遭到过**,38%的人需要接受性病治疗,66%的人已经成为单身母亲。女娃娃兵最多的是亚洲的斯里兰卡、非洲的乌干达、塞拉利昂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在乌干达,大约有6500名女童或者被抓走,或者被其父母作为一种【纳税】方式交给地方武装力量,成为反政府武装【上帝抵抗军】的士兵。在【上帝抵抗军】中娃娃兵占80%,其中16岁以下的女童就占了40%。”

乌兰妮把一杯香槟递给让李美林,让她稳定一下情绪,然后代替她继续说道:“李小姐说的可不是少数现象,在刚果、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布隆迪、利比里亚、卢旺达和苏丹等国家,女娃娃兵现象也非常严重。尤其是地方武装中的娃娃兵更加凄惨,在战斗中,他们的武器有时候只有木棍,即使有枪,枪里也没有弹藥。女娃娃兵即使怀孕了也要参加战斗。此外,她们还要承担起打扫营地、烧火做饭等【家务劳动】,她们还要经常去执行间谍和暗杀任务…”

话说到这里,整个KTV里已经鸦雀无声,女孩子们都在默默落泪,我把桌上的面巾纸拿起来,一一分发给她们,李美林擦了擦腮边的泪水,继续说道:“我们考察还没有结束,就进习惯不下去了,甚至都忍不住动手杀死了一些狂躁的黑人男兵,大姐大率领我们在肯尼亚建立了一个秘密军事基地,成立了【拯救儿童】组织,她当时对我们说‘从今以后,我们在电视里看到非洲的武装冲突时,一定要想到在战争背后还有一张张女孩子的脸,她们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惊讶的坐在沙发里,半晌才蹦出一句话:“我当时只是看到那些非洲女孩的悲惨遭遇,一时激愤,才和安碧妮说了那些话…实际上为了她们辛苦工作的,是你们而不是我。”

乌兰妮双眼神情的望着我,用中文柔声说道:“可是,从这件事以后,安碧妮大姐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您了,她说凯先生的爱虽然不多,但是大部分都给了这个世界,既然博爱者必定是孤独的,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爱您好了。”

我吓了一跳:“乌兰妮,你不能这么说话!”

“我为什么不能说,按照中国男人对女性的要求,我还是‘**’呢…”

天!非洲女孩子说话真够大胆暴露了,我连忙向李美林求援,李美林却把香唇贴在我耳畔,悄悄低语:“大姐吩咐了,您不能再随便收没有自保能力的美女了,让我处处盯着你点,今天这些美女都是花瓶,虽然乌兰妮放纵了一点,但是能让这些女孩子知难而退也好啊!”

看到李美林和我耳语,桂雨菲不依的拉住我的大手:“凯先生,你们天天在一起,还要说悄悄话,拜托你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女孩子的感受好不好?”

李美林娇笑不语的从我身边闪开,我只好和大家解释了一下:“李小姐是在提醒我,不要再说这些事了,大家还是想唱唱歌玩一会吧。”

接下来,这些女孩子们就开始一边唱歌,一边品尝美味菜肴,但是大家的情绪还是受了非洲女孩悲惨命运的影响,玩得也不开心,反倒是乌兰妮自己拿着麦克风,一个劲点唱我的摇滚歌曲,在她的眼里,中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天堂,她没有理由不快乐,对于那些苦难中的非洲女童来说,恐怕做梦也不会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幸福的生活。

这一晚上我总算是在时下最流行的KTV体验了三小时,不过我一首歌也没有唱,只是在不停地品尝中国的风味菜,最够劲儿的就是那个麻辣烫,真是辣出国级水平来了,我是一边吃一边满头大汗的不停擦。

“啊!这个菜可真辣,我连踢球和跑马拉松也不会出这么多的汗!”我呲牙咧嘴的样子,引得美女们又是一阵阵发笑。

当大家玩的比较开心的时候,时间也越来越晚了,美女们的也开始不停的响了起来,我看了看腕表,站了起来:“行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儿就到这吧,有的是时间。”

自然少不了要签名留念,不过我拒绝了她们合影拍照要求,只是和大家互相留了联系,我的号码都是李美林负责给的,她已经单独买了一部,是专门用来给这些粉丝们留的。

我们走出KTV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不过倒不用担心她们没地方去,这些女孩子只有几个人是回学校的,其余的都有金屋藏娇的香闺。

桂雨菲开着自己的雪铁龙转了过来,落下车窗对调皮的说道:“凯先生,我载冯晓媛和乔伊莲一起回校,许老师是要回家的,恐怕要麻烦您了…您可要照顾好许老师哦!”

“好的,我一定把许老师安全送到家,你们呢赶紧走吧,路上要小心。”

我笑着和桂雨菲挥手告别,许丽仪却说什么也不让我送:“凯先生,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真的不用您送了。”

“这怎么能行呢,我可是答应了学生们的,再说也没有多远的路…快上车吧!”我不由分说的把她塞进悍马后座里。乌兰妮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还给我飞了个暧昧的眼波,让我陪着许丽仪坐到后面去。

送许丽仪回家的路上,我们一直默默无语,她看我时的目光中有些羞涩,还有些黯然,甚至有时会逃避,最后还是我先打破了沉静,我问了她的一些情况,许丽仪虽然娴静内向,但还是坦然相告。

从谈话中了解到,她原本也是清华毕业的计算机动画专业的高材生,具有极高的美术造诣,后来凭借出类拔萃的名模体型和优雅气质,进入了中央美院一边深造美术专业,一边做人体模特,人体模特这个行业十分赚钱,不但让她能在北京经济自立,还可以把多余的钱寄回云南老家去。

许丽仪的家庭是中国千千万万农民家庭中的一个,她的父母因为长年劳累身体伤病不断,唯一的弟弟刚刚上了大学不到一年,就因为在学校交女朋友,最后搞得伙食费都不够了,不但四处借债,还在去夜店玩的时候沾上了毒品,不到3个月时间就债台高筑,被黑道的打手追着要债,无奈之下只好一跑了之。

“现在有你弟弟的消息了吗?”我关切地问了一句。

她缓缓摇头:“一直没有消息,我也不敢让父母知道之个消息,一方面为了躲避黑道要债的来追缠,我也搬了家,现住在郊区的一个不到8米的小仓库里。”

“学校不给你们住所吗?”我记得清华大学的女老师都是有单身宿舍的。

许丽仪轻轻摇头苦笑:“我能在想留校的女生中竞争取胜,就是靠着不占用学校这些资源,也不要求高薪和奖金,最后我赢了,不过因为做了老师,我不能再去做人体模特,最大的经济来源也断绝了。”

我笑道:“别犯愁了,过两天你加入我的动画小组吧,正好我那边很缺人手。”

她眼前一亮,惊喜的看着我:“真的吗?可是我怕我的水平不够啊,您的电影做的太完美了。”

我一挥手,斩钉截铁的说道:“什么水平高低?电影动画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工作程序,掌握了就好了,我请的那些欧美动画高手在技术上不是很强,他们强在想象力和理解力上,我要做的镜头都是很新颖的东西,这就要求一定的理解和接受能力。”

“那您看我能行吗?”

“行!你连做人体模特都能接受,还有什么新观念不能接受的。”我笑着鼓励她说,“而且,我还有很多的电影动画都没有做,说实话我是不大放心这些国外的技术人员,我希望能尽快建立自己的动画制作团队。”

许丽仪惊喜的抓住了我的手:“只要让我跟着学学,看看科幻电影电脑动画的制作程序,我一定能做出和《星战》水平媲美的仿真动画,从技术层面上讲,我不服任何人。”

北京DVI光端机公司
上海隔声房公司
河北无缝管厂家直销厂家
TAG:
友情链接
灯盏花领军企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