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

第38章 鸾儿

2018-04-15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第38章 鸾儿

“蓉儿想,那姬千洛向来脾性无常,且易暴凶残,且他刚刚那鞭子使得凶残无比,外传他不喜女子,常用极端之刑折磨待罪女,姐姐你这般接近他,他可对姐姐如何了?”

听了,洛君鸾冷笑一声,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妹妹似乎很了解姬千洛?”

“我……只是随便听人说说的,姐姐别乱说,让人误会了可就不好了……”说着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她那白莲花一般的面容,微微皱眉甚是惹人怜爱。

“是么?那真是我误会妹妹了。可妹妹刚刚说了,姬千洛虐待的是有罪之人,莫不是妹妹把我也算入了有罪之身之中?”

洛雪蓉急了,她只是听柳胜提了提,没想到说出来却让洛君鸾揪了空子。

“姐姐,蓉儿说错了,蓉儿只是担心姐姐,蓉儿,蓉儿……”说着,一颗泪珠就落了下来,柳胜心中揪了揪,很想将洛雪蓉好好放在怀中疼上一疼。

他看向洛君鸾。

“鸾表妹勿怪,蓉儿还小。表哥听底下人说表妹是因为一块玉坠才跟着姬千洛走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玉坠,让鸾表妹如此在乎?”柳胜出声。他看了看,也就一个小小的玉坠,在他眼里不足以为重,可洛君鸾却看得这般重要。

“去年生辰皇后舅母所赐,如今舅母没了,留在身边也是个念想。”洛君鸾信口胡诌了一个,蒙混过去。

“哦,原来如此啊。鸾表妹真是有心了。”

柳胜心中痒痒,洛君鸾不仅有个大将军的爹,长公主的娘,还有个皇后舅母,那当今陛下,岂不是她的舅舅?若攀上这么个高枝,那他以后的日子还用愁吗?

看着洛雪蓉以及柳胜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洛君鸾也只是开口道:“这次的事有惊无险,匪徒已经让九千岁带下去审了。至于这守卫,二妹妹要多注意些,如今二妹妹身份今非昔比,若出了事,将军府也担待不起。”

听到这话,柳胜和洛雪蓉的心立刻揪紧起来

柳胜面色苍白,一面怒视洛雪蓉,一面讪讪地道:“人没事便好,还是不要审了吧。做匪徒他们也是无奈,都是奸臣当道所逼,他姬千洛又何必如此?”

若不是洛雪蓉见不惯洛君鸾的清高,找匪徒来绑架洛君鸾,又怎会出此祸端?柳胜心里不由开始埋怨起洛雪蓉来。

“不,我要查。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大胆,敢动将军府的人。”她说着,微冷的语调让洛雪蓉及柳胜都莫名一颤。

听到这些言辞,洛雪蓉冷汗覆满后背。她勉强一笑,“是…是吗?……那,那真是……太好了。”

洛君鸾抬眉,“妹妹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诵经祈福,保佑自己嫁入皇家有个好前程。不过妹妹能如此关心我,真是多谢妹妹了。”

洛雪蓉觉得自己在发抖。“不,不客气。姐姐,没,没事就好。”

柳胜也是在发抖。谁不知道,京城之中姬千洛的情报最为广泛,上至朝廷高官下至乞丐牲畜。哪个官员做了什么哪家农民的猪生了崽哪个乞丐一日乞讨了多少钱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且,只要是他想查的事,没有查不出的。前任宰相在众人眼中原是最最清廉衷情的人,谁知道他最后被姬千洛查出包养小妾且勾结外敌,被姬千洛收入狱中折磨致死。

洛雪蓉怕的,不是嫁入不了皇家,而是姬千洛。那个魔鬼。

“姐,姐姐。栗嬷嬷一会儿还有礼仪要传,如今时间紧,蓉儿有课就先走了。”洛雪蓉装作为难地道。

“表妹,表哥还有事要处理,也先走了。”

二人几乎是落荒而逃,连背影都那么狼狈。

洛君鸾冷笑一声,转身回了禅房。

冰床上的洛君浅又睡了过去,一旁的姜汤还未动过,却已冰凉。洛君鸾鼻尖一酸,洛君浅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昏睡的日子越来越长,醒着的却越来越短,她真怕洛君浅哪天会再也醒不过来。

不,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如今只要了见到太子,她就可以救洛君浅了。

“浅儿,放心吧,不会太久的。太子表哥马上就要来了,那样你也就有救了。”她喃喃。

也不知姬千洛何时才能把太子带回来。洛君鸾想。

她低身捡起洛君浅落在地上的棉被,刚要起身,一块小东西和玉坠同时掉了下来。

洛君鸾疑惑地捡起,玉坠是从她身上掉下的。

她仔细看了看玉坠,渐渐地发现有些不对。

她想起姬千洛说的话,“拿了就不可以换回来了哦。”

可恶,骗子!她暗恼。

那“姬”字珮又回到了她的手里。

看来姬千洛是铁定了心了,洛君鸾想。

“扣扣。”

有人敲门,洛君鸾敛了情绪,将玉坠收好,去开了门。

打开门,是姬千洛。

洛君鸾刚才才被坑,自然不会有好脸色,她拦着门:“九千岁有事?”

好啊,她没找他,他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姬千洛抿嘴,也没有强迫要进入的意思,“本督来只是想告诉你,太子已经先一步回了京都,来不了静初寺了。”

“什么?”洛君鸾惊愕地捉住姬千洛的袖子,不可置信地道:“你说了他会来的。”

那这样,洛君浅是不是没救了?不行的!这样不行的!

一想到往日活泼好动的洛君浅再也不能开心地做她想做的事,不能自由的飞,自由地跑,自由地笑,洛君鸾不觉心中沉痛。

眼里不由溢满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滚落。

“别哭。”姬千洛替洛君鸾擦了擦眼泪,面色平静。似乎是料到洛君鸾会如此,他道:“这事本督也是才得到的消息,太子知道了你要求取雪姜,所以才不来这儿的。”

“为什么?”洛君鸾有些不明白,太子与将军府的关系一向不错的,怎么……

“这本督不得而知,是你们与皇族的事了。”

洛君鸾不由深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因为前皇后。”

一个声音突然插入,一道褐色身影随之出现在二人面前。

只见栗嬷嬷不知从何处出现的,面色威严而恭敬地走向二人。

她对姬千洛行了一礼,“九千岁安好。”

姬千洛点点头,而后问:“你说是因为前皇后?”

“是。”栗嬷嬷点点头,面色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洛君鸾拉着姬千洛的手,而后说道:“前皇后因为嫁当今陛下,被母族去了名字,所以在皇后被贬时,国公府上下乃至将军府都没有一个出来求情,甚至在死时也没有母族的人来收尸,所以太子殿下虽然平日与各族交好,其实也不过是伪装。他说,他不会救无情无义之人。但九千岁不同。”

洛君鸾这才恍然大悟,最后那一句她是明白的,姬千洛是唯一一个替前皇后收尸的,这洛夫人对她有所提及。

“本督明白了。”姬千洛笑了笑,他道:“一会儿嬷嬷先免了洛雪蓉的课,照顾这三丫头一会儿。本督要同洛小姐去一趟太子府。”

栗嬷嬷想了一会儿,点点头。

洛君鸾似乎还有话要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姬千洛看出什么,道:“看好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在这期间,除了她身边的人,其余的一律不准进出这禅房。”

栗嬷嬷应了声是,自然知道该如何做。早间的事她已经听说,也七七八八能猜到多少,从这几日的观察来看,基本上也看清了柳姨娘母女的真面目,她不由叹息,到底是洛夫人如前皇后,太过心慈手软了。前皇后就是因为如此,才遭得后妃迫害,她只希望,洛君鸾不要走了前皇后的老路。

“浅丫头如今最为虚弱,你还是留下吧,雪姜本督去拿便可。”姬千洛沉吟半晌,道。

“不,太子表哥心结关乎将军府,我必须去。”

洛君鸾拒绝,自己若不亲自拿到雪姜,那就永远不安心。再者太子对将军府,国公府都有心结,自己若不去解开,恐怕又是要惹两府所伤,毕竟是一家人,有些事她还是希望不发生的好,再者,她还有前世的债要还,又怎会放弃?

栗嬷嬷也是如此想的,太子若能放下此事,日后她到了黄泉,对皇后,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

如此一来,姬千洛也不再说什么。

二人刚走几步,栗嬷嬷突然叫住二人。她想了想,面上微动:“九千岁,太子殿下总是固执了些,多担待了。还有……好好照顾大小姐。”

姬千洛笑,反握住洛君鸾的手。

如此一来,一切明了。

洛君鸾大囧,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牵着姬千洛,难怪栗嬷嬷如此说。

“你放开我啦,嬷嬷误会了。”她一边回头看看栗嬷嬷,一边低声哀求。

姬千洛无辜地看了她一眼,道:“从刚才起都是你一直拉着本督,如今倒是怪起本督来了。”

洛君鸾有些尴尬,她有些委屈似的道:“不都怪九千岁?惹了臣女哭。”

“嗯?这不怪本督,怪太子才是。”

“九千岁真是会推卸。”

“洛小姐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本督的,都深入了解那么久了,怎么如今才知道这个。”姬千洛道,一把横抱起洛君鸾。

洛君鸾大惊,小脸自然红了一片,她看向不远地身后,“快放我下来!!嬷嬷要是告诉母亲怎么办,九千岁!”

瞧着她紧张的模样,姬千洛不觉一笑:“放心,栗嬷嬷还是守得住这点东西的。”

“可是……”

“怎么?”

“我们这样好像偷情啊……”

说这话时,洛君鸾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某人还是不免听出些什么。

“鸾儿你是说……我们偷……情?如果这能证明你我情谊,那我可以接受“偷情”这个说法?”

听完这话,洛君鸾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

在听到姬千洛对自己的称呼后,洛君鸾不可避免的再次红了脸,这不是变着像的说自己和姬千洛有一腿吗?她怎么那么傻?

TAG:
友情链接
如何预防老年痴呆症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