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

滴泪千年

2019-06-06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情幽谷很安静,香雪儿和母亲白媚娘在情幽谷修炼转眼已过千年。香雪儿也感到好孤单,每天在孤寂的深山里,看着云雾缠绕的山,听着悠远的鸟鸣虫叫,闻着野花散发的香,可心里却有无比的惆怅,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快乐不起来,香雪儿自己也说不出来。

冬天了,山谷里的冬天更加的静寂,雪花飘飘落落,到处银白一片,香雪儿倚着门前的那颗梅树,手里拿着一枝梅,闻着梅花甜淡的香味,想着自己的心事。母亲说,她一出生,全身就有一股奇特的梅花的香味,此时香雪儿想着母亲说的外面的世界,香雪儿总感觉自己与母亲有些不同,母亲从来不流眼泪,可自己心情不好总爱在母亲面前流下眼泪,母亲有时抚摩着香雪儿长长的黑发,神思恍惚的望着远方,呢喃着“香雪儿,你就象他,这眉眼,这神情,象极了他”当香雪儿问着母亲,他是谁的时候,母亲却又沉默了。后来,母亲终于告诉她,他就是香雪儿的父亲,一个住在深山外的读书人。香雪儿想去找自己的父亲,母亲却直摇头。

“孩子,你找不到他了,他早就化为了灰烬,都过去千年了,我们是妖,他们是人,人妖殊途啊!”

可香雪儿却固执的认为,深山外一定有个象父亲那样的人在等着自己,香雪儿的心早飞到了外面。白媚娘拗不过香雪儿,终于答应让她走出深山,白媚娘千叮呤万嘱咐:“雪儿,外面的世界很复杂,你要当心啊”可香雪儿早已被外面的世界迷惑了,心里已激动的嘣嘣跳过不停。看着站在梅树下朝自己不停的挥着手的母亲,香雪儿的眼泪又滴答了下来。母亲依然是那么的美丽,一袭白衣裹着母亲瘦弱的身子,但母亲看起来又是那样的孤单。

香雪儿踏着雪往山外走去,她步伐轻盈,雪地里只留下她浅浅的足迹,白色的纱衣使得香雪儿看起来娇媚无比。看着一路的雪景,香雪儿的心很畅快。刚绕过一片松树林,香雪儿突然听见一阵清脆的笛音,香雪儿顺着笛音走去,在眼前出现了一座小木屋,木屋的前面,一个穿蓝袍的少年正在吹笛子,他坐在门前一棵梅树下,专注的吹着笛子,俊朗的面容陶醉在自己的笛音里,嫣红的梅花花瓣簌簌的飘落下,落在蓝袍少年的衣襟上。

香雪儿被这画面吸引了,她轻轻的走了过去,在少年旁边的一块青石上坐下,那少年瞟了香雪儿一眼,冲香雪儿点点头,仍吹着自己的笛子。香雪儿用手托着下巴,一双可爱的大眼睛入神的看着少年,一曲吹罢,余音袅袅。少年放下笛子,喊了句:“香儿,你来了”香雪儿脸一红,惊诧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香儿呀?”少年笑笑:“我不仅知道你叫香儿,我还知道你是个小仙女了”香雪用不太相信却又惊异的眼光看着少年。那少年哈哈大笑了起来:“可爱的小傻瓜,你衣袂 飘飘走近我的身边,我就闻见了你身上散发的那清幽香味啊。”少年朝四周看了看:“冰天雪地的,一个这么美丽超俗的小姑娘突然出现在我的小木屋前,你不是从天而降的小仙女你还是谁啊”香雪儿捂着小嘴笑了。

那个穿着蓝袍手握长笛的俊朗少年蓝雨轩,望着眼前这个美艳的少女,这是这样怎样一个超凡脱俗的女孩儿啊,雪白的纱衣裹着她纤美修长的身子,黑黑的发间斜插一枝梅花,身上散发着一股清幽的香味,一双大眼睛纯净可人,似曾相识的面容:“自己在梦里见过这个女孩?”蓝雨轩想着,他又摇了摇头,他脱下自己的蓝袍披在香雪儿的身上,拉着她的小手,把她引到了小木屋,蓝雨轩拿来柴烧起了旺旺的火,香雪儿望着这个盯着自己看的少年人,心竟蹦蹦跳的厉害:“难道这就是我千年来要等待的人。”

香雪儿编了一套自己逃婚的故事给蓝雨轩听,就这样香雪儿在蓝雨轩的雨轩小居留了下来,答应了做蓝雨轩身边的小丫鬟,她把自己披肩的长发挽了两个髻,发间也不忘插一枝梅花,她为蓝雨轩做可口的饭菜,为他整理书籍,打扫屋子,她每天忙忙碌碌的做着,却乐呵呵的笑着,因为她感觉自己是在为自己最心爱的人在忙啊。有时候,她和蓝雨轩一起在雪地里散步,听着蓝雨轩讲着外面有趣的故事,有时听着蓝雨轩吹着笛子,自己就随着那雪花翩翩起舞,那快乐的时光啊。蓝雨轩叫着她香妹妹:“我怎么好象在梦里见过你,难道你就是我前世的妹妹。”妹妹?香雪儿心里惶惑了一下,却也高兴着。蓝雨轩一直把香雪儿当妹妹一样的疼着呵护着。蓝雨轩拉着香雪儿的手,幽幽的说:“香妹妹,有一天哥哥给你找了个嫂子,你愿不愿意还跟着我啊!”香雪儿笑着回答:“愿意,哥哥在哪,我跟着你到哪!”但香雪儿的心中闪过一丝的忧虑。

忽然有一天,雨轩小居来了一群客人,是和蓝雨轩一样攻读功名的书生,他们看到了清醇脱俗的香雪儿,一个个的惊叹起来:“好你个蓝雨轩,什么时候金屋藏娇”“好美丽的小女子”,又一个书生道:“蓝兄,听说你太太太祖父曾经迷恋过狐仙,莫非……”蓝雨轩摆摆手,笑笑:“一个丫鬟,父亲派来照顾我的一个小丫鬟”香雪儿的心有点刺痛,又有点好奇,但她却没有言语,仍忙前忙后的为他们准备着茶果点心

他们酒喝的正酣,蓝雨轩叫着:“香儿,来给大家跳支舞。”香雪儿走了过来,挥舞着长袖,舒展着身姿,边歌边舞

我踏雪而来

沉醉在你的眸子里

我把我的思念给了你

羞涩儿的心事怎向你诉说

一枝梅的芬芳

诉说千年不变的爱恋

你就是我的等待

我梦幻里不变的爱人

柔软的舞姿,如泣如诉的歌声,书生们好久才从香雪儿的歌声里回转过来,“如此美妙的歌喉,如此曼妙的人儿呀,蓝兄好福气,”蓝雨轩却还是摇摇头,举起酒杯招呼着:“来,喝,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大家举起酒杯,香雪儿一个个的给他们添加着酒,这些平日里文质彬彬的书生都没了往日的书卷气,大呼小叫着,喝着唱着,蓝雨轩更是豪放,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等到书生们都带着醉意走了,香雪儿收拾着狼籍的屋子,这时,蓝雨轩已醉的一塌糊涂,香雪儿把他扶进卧室,放在卧床上,替他轻轻的盖好被子,正准备转身走开,突然听见蓝雨轩喊着:“香儿,你别走,香儿,陪陪我”香雪儿脸色绯红,她回转来坐在蓝雨轩的身旁,蓝雨轩伸出手来,紧紧拉着香雪儿 的手,香雪儿感到了一股温暖流进心底,她心儿狂跳着,忍不着用另一只手去轻拂蓝雨轩掉在额前的发。蓝雨轩猛力一拉,把香雪儿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一个温热的吻盖在了香雪儿的唇上,此时,香雪儿已不能自己了,她热烈的回应着,她觉得自己的心此时都属于这个吻她的人儿了,蓝雨轩将香雪儿整个的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下,那抑制不住的低吟醉了两个相爱的人儿。外面雪花还在飞舞,小木屋里却暖融融的,两个火热的身子在相拥相爱。香雪儿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幸福的底岸,她愿意就这样沉醉在心爱的人的怀抱里。

一大早,蓝雨轩还在睡梦里,香雪儿轻轻的起床,她还是忍不住去看看蓝雨轩那张俊朗的脸,她看着这个昨夜属于了自己的男人,感觉好幸福。她走出了屋子,她要为自己的爱人去准备一杯香茗。蓝雨轩悠悠醒来,他闻见了香雪儿留在自己身上的香味,他猜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却无比的惆怅起来。“香儿,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啊?”蓝雨轩对着缓步走进屋子的香雪儿问道。香雪儿摇摇头,脸上却飞起一团红云:“哥,是我愿意的”蓝雨轩翻身起了床,没有接香雪儿递给他的茶,走出了门,他走到了那棵梅花树下,拿出竹笛又吹了起来,香雪儿听着,感觉那笛音是那样的凄婉,香雪儿轻轻的在蓝雨轩的身旁坐下。一曲罢,蓝雨轩幽幽的眼神看着香雪儿,叹了口气:“香儿,香儿,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可是我……”

香雪儿心里又一阵的痛,她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香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在这深山老屋里吗?”香雪儿摇摇头:“在这之前,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她叫柳儿,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但我父亲却不同意我们来往,因为她是个贫寒人家的女儿,父亲要我娶个富家小姐,为这事我和父亲决裂了,我逃了出来。我在这苦读,是希望有一天我能考取功名,靠自己的能力去娶柳儿啊!”“香儿,只怪柳儿先你而来,只怪她先走进我心里啊!”

香雪儿还能说什么呢?她知道蓝雨轩的心里是再也装不下她的,昨晚只是他酒醉了,昨晚他把自己当成了柳儿,昨晚的幸福将不再有了。为什么?为什么?香雪儿的心撕裂般的疼痛,她知道自己也逃不出母亲一样的命运,难道爱就是这样,即使千年又如何?难道千年的等待就是这样的让自己痛苦的爱一回。

香雪儿神思恍惚的走进了屋子,她想是该她离开的时候了,她换上了自己的那套白色的纱衣,垂下了满头的乌丝,她走出屋子对着坐在青石上还在怅然发愣的蓝雨轩说了声:“我走了”蓝雨轩猛的站了起来,颤抖的声音问着“香儿,你要去哪里?”香雪儿脸色惨白:“我去我该去的地方,你好好的去追求你的爱吧,忘了香儿”

香雪儿没有让自己的眼泪在蓝雨轩面前流下,她长袖朝蓝雨轩眼前一挥,她要把自己从蓝雨轩的记忆里抹掉。然后香雪儿离开了那小屋,回到了和母亲一起修炼的地方。一年的时间就这样在爱了痛了中过去了,香雪儿看见情幽谷里还是那样的幽静,而那棵梅树却已枯死,香雪儿的心却好象也已枯竭,她倒在了白媚娘的怀里:“母亲,情伤人心啊,爱为什么会这样的痛?”

香雪儿一天比一天憔悴,就象那风中的花蕾已没了鲜活,那般的无力无助。白媚娘抱着香雪儿,悲哀的低鸣:“香雪儿,我的孩子,都是母亲的错,我知道情能伤人,我以为你有千年的功力,再加上你身上具有的人的灵气,你能够躲过这一劫!哪想到你身上的人的灵气却害了你啊!”

香雪儿努力地睁开眼睛,低低的说着:“母亲,不怨你,如果他能幸福快乐的生活,香雪儿就已经满足了。我很高兴,香雪儿也有眼泪了,香雪儿也知道心痛了”母亲用丝巾替香雪儿擦拭眼泪,香雪儿拉过母亲的手:“母亲,香雪儿的心好痛好痛,它已经碎了,碎了”白媚娘紧紧的抱着香雪儿的身子,香雪儿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一团香雾从屋子里飘了出去,而香雪儿也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她的眼角一大滴泪珠挂在那里,是那样的晶莹透亮,似乎在诉说着一个美丽的女孩那悲情的爱恋,那是心痛心碎的泪珠啊!

白媚娘悲哀的把香雪儿埋在了她喜爱的那棵梅树下面,说来奇怪,那棵梅树原本枯萎的枝头又绽开了花蕾,而且以前的红梅花都变成了雪白一片,散发出似兰非兰似梅非梅的香气,白媚娘知道那是她的香雪儿香魂不散啊!从没掉过个眼泪的白媚娘却已经感觉到那冰凉的液体从自己的两腮掉了下来“香雪儿,我的孩子,我的爱呀!”

从远处飘来了悠远的笛音,伴着一个女子的歌声

我踏雪而来

寻觅着我心中的那个梦境

我把我的爱恋给了你

你却让我的心这样的疼痛

梅瓣片片那是我的眼泪

白雪飘飘载不住我的思念

心碎的思念

心破碎,爱不变

身归去,心化梅

一缕香魂伴君随

汉中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濮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淄博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TAG:

上一篇:逃不开

下一篇:夏日的黄昏想念姥姥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灯盏花制剂都有什么 鄂州办理建筑资质 工装定做 东莞订制工作服 T恤定做 冷水机厂家 贵州定做西服 贵州定做衬衫 万能材料试验机 东莞订做工作服 潜江建筑资质代办 贵州定做工作服 电子拉力试验机 宜昌建筑资质办理 齿轮硬度计 湖北建筑资质办理 乙型网带价格 央视广告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