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

最后一段颓废的人生

2019-05-16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阿里巴巴终于得以轻装上阵
乐视商城加LePar能否弥补传统电商缺陷
智者任正非迷茫说背后的4层用意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张顺急忙地关上了正在播放的收音机。

咚咚咚咚!

敲门声依旧,张顺默不做声地躺在床板上,保持着低沉的呼吸,是为了不让外面听出声来。

小张,我知道你在家,快点开门!门外传来了叫喊声,张顺知道此时一定又惹来了左邻右舍的驻足围观,他在心里恨恨地骂道:这老娘们,不就是欠你两个月房租吗,至于这么催命似的吗!他照旧若无其事,假装屋里没有人的模样。

过了一会,门外的房东太太急了:小张,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把你的信给扔了!

信?听到这个字,张顺立即来了精神,可是谁会知道自己在这,谁又会给自己写信呢?张顺心里充满了疑问。

他晃了晃沉重的脑袋,站起身,无力地挪动着脚步,不小心踢倒的酒瓶随即发出一阵闷响。嘿,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在家,还跟我装呢,哪次能逃过我的眼睛。打开门,张顺便看到房东太太那令人厌恶的肥胖嘴脸。

这几天没闲钱交房租,你再给宽限几天吧。张顺有气无力地说道,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房东太太手里的信。

房东太太白了他一眼,随即把小小的出租屋环视了一圈。东倒西歪的啤酒瓶,白酒瓶,在床边和桌子下倒了1遛;桌子上一箱未吃完的方便面散乱在那儿,不知道用了多少天的碗还没有清洗;一大堆脏衣服堆积在角落里,整个房间充斥着霉酸味儿;房东太太不禁皱了皱眉。

再看看张顺,耸拉着脑袋,睡眼惺松的脸,皱巴巴的衣服裹着他消瘦的身躯,1张开嘴,便满口酒气扑面而来。

呦呦呦,这没钱交房租倒是有钱饮酒了。今天要不是这封信里寄来的钱,我一定把你赶出去了!房东太太嘲讽般地说道。

听到这话,张顺朝房东太太怒吼道你偷看我的信?说着不知哪来的力气,上前便夺过了那封让他激动不已的信。他也顾不上房东太太那诧异的表情,匆匆地打开了那个信封。

那恍如是一封杂志社的来信,上面这样说道:张顺你好,你的一篇文章《最后的一段人生》被我社征用了,特此来函并附带稿费八百元整。

这让他又惊又喜,他曾经投过几篇稿,只是从来没有中过,没想到这一次运气这么好。可当他回过神来,发现手中只有两百块钱时,他又回过头来看向房东太太。

房东太太很及时地回复到:你两个月的房租是三百,我又预扣了你两个月的,免得你到时候没钱交。

他心里恨恨的,可他也无话可说。这段时间,他每天就是喝酒,一个人发呆,心情好些的时候便去写一些有气无力的文字,那是他从小的梦想。

眼前突然间又出现了曾经的某个夏天的场景。那一天,父亲严肃地对他说:从明天起,随着我干建筑去。

那一年,他刚刚初中毕业。那句曾改变了他一生的话语是那么的让他无法抗拒。可他还是问道:为啥,我不去,我要上学,我将来是要当作家的。

因为你最懂事!父亲语重心长地注视着他,这样说道。

数年以后,他才知道,他是拿自己的未来换来了懂事这两个字,而他的姐姐弟弟都上了大学,走远了他贫困的人生。

第二天,当他带着行李,拖着沉重的步伐跟着父亲走远的时候,母亲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们远行的方向。他还在前1夜,偷听到了父母的谈话,母亲说:这孩子这么聪明,就这样不让他读书了吗?父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没法啊,谁叫咱家穷呢,这孩子聪明,将来保准饿不着他!他没有听下去,眼泪默默地往胃里咽,那一夜,似乎连心都是苦涩的。

来到工地上,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小就不上学了,他淡淡地说:学习不好呗。父亲听到了这话,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相视一笑。

其实他常常会在心里想起这个问题,常常会觉得很苦闷。有一天,他看见父亲独自在小出租房里喝着酒,于是拿起酒瓶也为自己倒了一杯。父亲并没有阻拦他,也许在他父亲的眼里,这样才算的上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父亲对他说:喝吧,这样就能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了。

那是他第一次喝酒,醉了以后才知道,原来酒真的能让人忘记所有。可他没法忘记,当他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学着抽烟的时候,被父亲发现了,因而父亲狠狠地打了他,边打边呵斥道: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那种痛,仿佛夹杂着无法言语的感动。

其实,他的父亲烟瘾是很大的,后来,他的父亲便死于肺癌。有人告诉他,那是吸烟太多造成的,他于是常常怀念起在老屋那烟雾围绕中的儿时生活,他常常被烟呛的直流眼泪,父亲便笑着说他:这孩子没出息,将来成不了大事。

跟着父亲的这些年,他忽然发现自己成长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工了,为此,他心中常常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悲凉。他在问自己,他为什么要长大,他长大了,父亲便没了。

父亲是那个春节来临的时候去世的,他还记得父亲离去的时候,苦苦期盼着能见到他的姐姐和弟弟一面,而他们却迟迟没有出现。当他们赶到的时候,父亲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大家都说,那是春运阻断了一个离去老人的最后的愿望。

那一年,他二10六岁了。

他在父亲的坟前哭了一整天,在那个夜晚的梦中,父亲告知他:走吧,走吧,去寻找你的梦想。睁开眼,是母亲在身旁,正替他擦拭着眼角溢出的泪滴。

几天之后,家里为他说的对象也跟他分了手。

在村口,他把那姑娘拉到身旁,他问道:为何决定要分手?姑娘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他身后,他回头,这才感觉到村庄里早已变了模样。新盖的二层楼房,已替代了破旧的砖瓦房,而他家,还依如从前。而 这些年,他和父亲赚来的钱,都用来供姐弟上学了。

他声嘶力竭地呐喊,是否善良的人首先要学会孤单!

他告诉她:会有钱的,会有钱的。可她还是走了。

似乎该把这一切归结为贫穷而至,他常常要这样问自己。

妈,我要走了。他愧疚地对母亲说到。走吧,在外面好好干,妈再给你张罗一个好媳妇。母亲注视了他良久,说出了这样一句离别的话。

他告别了母亲,独自开始去远行。

张顺!在火车站,他恍如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回过头来,居然是同村的李强。

你这是要去哪啊?李强问道,随手递上一支烟。

回工地。张顺摆了摆手,直言不讳道。<慢性肾病能治愈吗
/p>

那跟我一块去南方进厂吧!李强说到。张顺兴奋地点了点头,他是讨厌建筑工地上的生活的,他又开始对未来有了一些美好的想象:一份稳定的工作,娶个好老婆,过着踏踏实实的生活。也许,这就是普通人的快乐。

两个月以后,老家打来,他收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他便匆匆的往回赶。

路的距离再遥远,心却是近的。在他心里,家,就在身边,由于家里有母亲。

来到母亲的身边,他居然没有流下伤心的泪滴,一滴都没有,这让许多人都感到惊讶不已。他就那样在母亲的床前守候到母亲生命的终点。

母亲下葬那天,他呆呆地跪在母亲的坟前,一整天都没有动。风咆哮着,雨水顺着他的身子渗透到了土里,他仿佛想让母亲感受到,她带走的属于他的温暖。

姐拉着他的胳膊对他说:跟我去我那里吧。

他怒吼到:滚!

似乎是他的叫喊引来了雷声,因而天空中惊响不断。

他知道,从这天起,他没有家了。

慢性肾病综合症肿怎么治

一个月后,他开始了人生中一次新的流浪,便是他如今生活的这个地方。

两年,他在这里颓废的生活着。他在这里生活,默默的,似乎不曾存在,没有人记得他,他也没有朋友。

他总是工作一段时间便开始休眠。就像他前面一份工作,他认认真真地干着活,当主管拿着一份辞工单找到他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惊讶地问他:为什么突然就不干了?

他只是淡淡地回答:倦了!

生活总是这样充满未知,而他此时居然甚么都不去想了。

曾经,他用房东太太的给姐姐打过一个借钱救急。后来他又接到过两个,一次,是姐姐的孩子出生,请他去,他也说不上什么缘由,但他确实没去。还有一次是弟弟结婚,那一天,他翻遍了所有的行李,找不到一件能穿的出去的衣服,堆积在那的,不是工作服就是几年以前的陈旧衣服,与是,他还是没有去。

回想起来,这两年的生活,仿佛常常追在自己身后催要房租的房东太太成了他最熟悉的人。

想起了那么许多,当他回过神来,天已暗下来了,房东太太早已消失在夜幕中。他终于开始变得苏醒过来,突然间他想到,那篇文章他似乎并没有邮寄出去,那么手里的这封信必定是捏造的。

他清楚地记起,那天,他只是把写好文章慢性肾病能根治吗
的两张纸团成团扔到了窗外了。那么信是从哪来的?

不管怎样,他知道自己告别了最后一段颓废的人生了,他知道,他又重新活过来了。

小儿快速退烧的方法
小儿快速退烧的方法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TAG: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经常腹泻的原因 鄂州办理建筑资质 工装定做 东莞订制工作服 T恤定做 冷水机厂家 贵州定做西服 贵州定做衬衫 万能材料试验机 东莞订做工作服 潜江建筑资质代办 贵州定做工作服 电子拉力试验机 宜昌建筑资质办理 齿轮硬度计 湖北建筑资质办理 乙型网带价格 央视广告 全民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