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

小城的李先生

2019-05-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小城的李先生还是那么规矩。一切照旧,一辆车,一套衣服,一个领带,一个人,迈着一种熟悉的步伐,踩着一条熟悉的路,嗅一种熟悉的味道,街上照样冷清,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也包容了这里的一切。

年关将至,这个城市的人们依旧冷淡,像冬天的单调一般,只有一个节奏,反复的来回,这种平缓的歌曲催眠着这个城市。

“又该交煤气费了,没用多少啊。”李先生一边抱怨,一边在路上走着,也许是太寒冷了,也许是太疲惫了,也许是不情愿,李先生放慢了步伐,拽着时间的后腿,慢慢的向前挪着。

许久,缴费部到了,门口挂着厚厚的帘子,李先生掀开帘子,推门而入,后面还有几个赶巧来缴费的陌生人,李先生一如既往的客气,举着帘子,拉着门,微笑着迎接着进来的人们。

“哎哎哎,说你呢,那门弄不坏是不是,你是缺心眼啊,还是缺智商啊,连个门都不会开,把帘子都给我弄下来了,你是想冻死我们啊。”收费员隔着窗口,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想宣判李先生的死刑一样,大声的咆哮着。

李先生不紧不慢,走了进来,瞥了一眼排队的人群,扫了一眼座位,然后站到一旁,目光呆滞的望着墙上的服务须知:顾客至上,态度良好,耐心服务。

“说你呢,你没听见啊,你是智障么,一个成年人,干点符合常理的事笑容清新优雅天台清新素颜干净气质女孩清纯甜美迷人写真情好不好,什么态度啊。”那收费员不可善罢甘休,挑起那稀疏的眉毛,皱着眉头,额头的皱纹深深的刻在脑海里,仿佛已为李先生操碎了心一般,歇斯底里的怒吼,城市的阳光被有气无力的唤醒,城市的宁静被噪音所打扰,老人们也皱起了眉头,小孩们捂起了耳朵,仿佛自己的世界受到了侵犯,一刻不停的抵抗着这雷鸣般的霹雳。

李先生后知后觉的回了回头,眼睛微张,习惯性的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简洁而又平稳,但缴费部的小房间的温度仿佛已经升高,要烤化这里的每个人,战火升级了。收费员索性一股脑的从窗口那边出来,特意赶过来要调教调教柳先生这种不知好赖的人。

李先生举起另一只手,连忙赔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投降状的样子逗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收费员看了看李先生,嘴里嘟囔了几句,无奈的返回了进去。

缴费的过程漫长而又短暂,出来已是午时,肚子在抗议了,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吧。李先生一边长舒了一口气,一边迈着沉重的步伐,踩过厚厚的积雪,向一家饭店走去。

“连个人都没有,老板呢?”李先生心里寻思着“有人么,老板在么?”

从后厨出来一个膀大腰粗的老女人,一脸褶子,袖子挽得老高,一身的油腥味,刚掏完煤球的手黑乎乎的,拿着皱巴巴的账单就走了过来,生硬的问道:“吃点啥?”

“来一碗米线,带走,不要辣椒。”李先生仔细打量着老板,然后勉为其难的点了一碗最便宜的米线。

老板瞪了他一眼,不屑的又回到了后厨,后续的客人三三两两的进进出出好几回,但仍旧是没有李先生的饭古典美女高清美女写真集_0,但是李先生有办法,他拿出他那习惯性的微笑,低声下气的请求老板赐予他饭菜,像条哈巴狗一般,摇尾乞怜。这招果然很管用,李先生用自己的尊严换回了他应得的菜肴。

李先生依旧走在路上,跟遇见的每个人微笑着打招呼,他总是那么的平易近人,那么让人尊敬,可是他却仍旧是一个人,迈着一种熟悉的步伐,踩着一条熟悉的路,嗅一种熟悉的味道,过着一个调子的生活。没有人了解柳先生的过去,也没有人愿意了解,因为每个人都太累了,被这个城市的慢节奏拖累的要死。

即便这样,李先生还总是说自己爱这个城市,喜欢这里的节奏,喜欢这里和谐的人们,喜爱这里的一切。

夜幕降临,李先生的工作时间也到了,小城的人吵吵闹闹,却是没有一丝交流,邻里之间也是没有任何沟通。

谁也不曾知道李先生是做什么的,也不想知道,毕竟啊,每个人都太忙了,谁会有闲心再去关注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呢?

李先生穿上了工作服,整理了自己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先生笑了笑。

“我依然那么帅呢。”

为了避免吵到邻居,李先生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生怕发出一点佐藤麗奈 Rena Sato 写真套图噪音,毕竟啊,他可不想邻居不开心。

楼道的灯因为年久未换且老旧的居民楼本来就供电不足而忽闪忽闪的,看着似乎在嘲笑着李先生。

李先生看着那灯,又看了看自己的怀表,“时间总是过得如此之快呢。”说完,便下楼了。

李先生穿过小巷,走在了大街上。小城的人们是早出早归的,空荡荡的大街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哦不,仔细一看那街道中间躺着个人。

现场一片狼藉,看样子是被车撞了,然后肇事车主逃逸了。

“哎,不知谁家的亲人又出事了,这都快过年了,得多伤心啊。”李先生感叹道。

李先生走上前去,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由于失血过多意识都有些不清楚了,不过看见李先生还是想看见救命稻草一样,蠕动着嘴唇对李先生说“救救我,请救救我吧。”

李先生不曾想到,居然又和他见面了,而且这么快。

“你是缴费站的职员吧,今天早上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呢,哎,本以为我们会在几十年之后再见面的,没想到这么快。”李先生叹了一口气。

那人终究是没有一丝气力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李先生,已经断气了。

“时间到了,走了吧。”李先生看着怀表说到。“今天的工作又快结束了呢。”

李先生在前面走着,身后跟着那个已经死去了的“人”。

TAG:

上一篇:口蜜腹剑0

下一篇:血玉幽灵

友情链接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江苏信息网 健康 中医养生网 健康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资讯 药企动态 医药品牌 悦而维生素D3滴剂 鄂州办理建筑资质 工装定做 东莞订制工作服 T恤定做 冷水机厂家 贵州定做西服 贵州定做衬衫 万能材料试验机 东莞订做工作服 潜江建筑资质代办 贵州定做工作服 电子拉力试验机 宜昌建筑资质办理 齿轮硬度计 湖北建筑资质办理 乙型网带价格 央视广告 全民健康网